一時休息



カテゴリ:从前的故事( 55 )


自己的错误自己写下来

自己做人最大的一个邪念,也是错误的,很容易被别人挑衅加强控制恨jj过去的错误,并且想打倒jj,然后按照lhz的方式制裁,也就是对lhz尽忠的持续状态,所

以此点谨记
[PR]
by fansy49 | 2014-12-23 22:28 | 从前的故事

伪伊真相被识破

王在是我的好朋友

但是那边形式很险恶
[PR]
by fansy49 | 2014-03-04 00:37 | 从前的故事

今天折腾到要死

去早稻田走了一圈,然后又去了takadanobaba,小伊也许真的不行了,但是我真的爱她

明天一定要继续努力,谨记2011年的教训
[PR]
by fansy49 | 2014-02-01 00:47 | 从前的故事

必须干掉彻底弄死吴夏这个肥硕的蛆

罪直接犯到我头上来了,在朕亲面的圣光面前

必须提醒自己,火力集中

而且,邪魔系花样越多,越证明丫挺们的快撑不住了

否则,往小了讲 这种贱货孽畜 历史绝对不容,不管丫挺的现在是不是已经被收拾成血乌鸦那个操行了,必须继续彻底歼灭!
[PR]
by fansy49 | 2013-12-18 00:28 | 从前的故事

周末三条写完之后先歇歇

1,后来我的心境,有的如同校长有的如同银好有的如同情人,尤其是高三你们关心的部分,这就是对你们想知道当时我怎么想的回答,我从来没对不起过任何人,只是我的思想不在这个世界的一切局限当中,有些是现在,有些是未来,真爱我的人们都会看到我做了什么。

2,失忆症--和吴夏相关,想起来高二和吴夏一起打过节奏,唱过合声,竟然是今天才想起来的,不是事情记得或者忘记,因为和吴夏生命本质协奏的感觉,太过深刻,乃至于比一切世界的概念存在都深刻,所以一切都会压死那深刻的感觉认知,除非邪魔的阴雾被消灭。而吴夏能记得,很大程度依靠身体的官能,和我的物理数学类似。其实我没学过一切艺术,却有吴夏所说的天份,不是能力,而是生命本质的必然。整个一切魔世都是建立在我们的生命本质被压制上,而吴夏强调器用、官能来追求爱情,正好压死了我心中若隐若现追求费劲的和吴夏生命本质相连的爱情,用美丽的官能和存在状态,反而巩固了魔世内的存在物质基础与秩序,我为什么说“不能对不起吴夏”其实用意深刻无比!不是处女不处女的问题,不能让我和吴夏的努力反而起到反作用。真的17岁结婚,不是完全没有路走,但是不是吴夏心中设想的方式,吴夏那个时候可能也未必清楚我真正想做什么。说到失忆症,就是和吴夏的爱情根基过于深刻又艰辛,物质结构上,又是邪魔的优势领域,生命神格上讲,又是邪魔拼命要维护它自己而破坏我的部分。所以对于我和吴夏深刻的记忆,我tmd随时随事可能都会失忆。

3,宏大的胸怀,深远的思想,世界承付不下。我和吴夏关心、亲近,只不过高兴友好而已,就可以付出那么多爱,把吴夏的脑袋撑爆,让所有人觉得我想和吴夏上床。吴夏不觉得所有人愚昧,还觉得我不和别人一样很不好,我很痛!吴夏我17岁时候希望你有和我同样的胸怀,能装下我们更多的爱。你的求婚,我认为在杀死我对你寄予的爱的种子。但是我并不否认吴夏的生命本质和本来可能走的通的路。

我对某个男生走近,付出我的友好,觉得双方高兴,或者杨竞或者银好,立刻无数人说我同性恋,废话,你们这些sb理解不了我伟大的思想和内涵,愚昧的见识,肤浅的经验敢勒死我的生命,逼我做出下贱的选择!而我的快乐和生命健康,唯有生命状态舒展并且表达我想要,获取我希望才能得到。宇宙方程体现杨竞见过吴夏并且说过不少话,给了一些建议,并不是完全正确,但是现在看起来是我先前不知道的。我唯有如此深刻才有快乐,然而一旦这样,人渣的攻击立刻接踵而来,要么我立刻死拼全世界,要么我被邪魔洗脑“你要和别人一样就不会有误会,你应该反省自己为什么总是惹麻烦”从而压死我的生命本质。笑话!

一切来源于我,邪魔窃食我血肉造就一切,必然一切所谓真理以戗杀我生命本质状态存在。

吴夏你知道我想寄予你的爱了么,并不是这个世界低能解的状态,而是不容一切污秽存在。我是豌豆公主的敏感,我想实际上你也是,你心里知道如何离我更近。实际上我现在感觉你的存在状态已经渗透到我生活中很多很多了。

我还是不清楚吴夏到底看上我哪了。曾经大三听lzp说吴夏“是别人的”“对人家死心塌地”,我tmd立刻心都快死了!痛痛痛!不听吴夏的事情,谁知道说的是我?!

还有,人渣高三班主任,不是简单的sb而已,它的伪神圣能量,也是从神格体系当中出来的!行为上可以诉讼,但是消灭上要走生命本质,查物质来源。。。这个给吴夏的印象太深了可能。。。。。。任何以为成功的方式都能抑制邪恶,但是不能彻底解决,唯有宇宙方程能化尽一切,这是11年自己痛到快死掉,终于发现的。。。。。。
[PR]
by fansy49 | 2012-03-03 17:37 | 从前的故事

邪魔和禽兽伪家长本质相同的对我戗杀--吴夏糟糕的求婚

1,提及“黑暗手段曝光”-不提大家对我赞许如潮

2,提及“舒幼生说国际金牌没戏”-不提强大的全国前20,决定给我名额,上床之后前途不可限量,内心是30岁的强大的未婚教授--个人前途方面我最在意的就是那个被黑掉的决赛名额,也造成了在pku的一切灾难,造成禽兽伪家长对我一切诽谤的开始,造成了夺走我一切把我变成另外一个人的罪恶的开始,我根本不认同考砸就应该没有,从来就认为应该按照我的治学得到,不按照偶然甚至是不妥的考试决定--这是一切对我能够犯罪,砍断我之前付出一切的最直接罪恶!!!谁说我不要的,我根本不曾知道此事,谁有资格为我决定,谁告诉过我当时?!!!后续无数次攻击我根本不行,直到05年依然,攻击我高中的一切伟大努力的价值和达到的程度和我本人的素质,给我洗脑我根本不行,你看后来你越来越不行,废话被犯罪侵蚀生命本质的结果,并且不让我得到我该得到的。我治学付出那么多,不在意考试成绩,最在意治学达到的绝对境界,吴夏你真的懂我的心么?还是认为我在意成绩?!我是在意光明的手段,但是治学的基础造成被肯定,实力被肯定,而超越偶然不合适的考试,是我认为最光明正大的方式!为什么没人当时告诉我一句?是不是被禽兽伪家长和邪魔造谣洗脑说我一定不会接受或者说我自己觉得自己不行!!??!!我自己之前对自己的评价,跟我熟悉的同学不是自己都知道吗?谁害没了我的一切?邪魔禽兽伪家长恶毒无比的妒忌。。。。。。你吴夏认为我成绩好么?我不认为,我认为我最大的成就在治学的本质,而成绩反而是其次和让我自己每每头疼不知道为什么表达不出来的。你真的懂我怎么想吗?真的懂吗?如果你们告诉我这个消息,我一切当时天的颜色都会翻过来!!听到你吴夏打算这样为我做,会躲避结婚么?谁tmd道德洁癖了!高三毕业后斑鸠才跟我提过一次,他记得我当时被刺激的表情和惨叫,我操那个时候已经不赶趟了啊。而后又很快因为邪魔潜物质的压制失忆掉了。---高三联赛的事情,是我14年来最集中的痛感来源,废话,你见到我我再详细告诉你被伤到什么程度。到了大二的时候我明显已经失忆,跟霍轶杰说话的时候两个人还谈到“不知道为什么今年北京只有两个名额”。

3,提及“吴夏为了力挽狂澜挽回你的名誉向你求婚,引起家长一片骚动”(邪魔的意思是大家都在嘲笑吴夏)-不提吴夏感动所有家长老师-吴夏刘宁的家庭鼎力支持,学校出钱出力支持我和吴夏上床--知道我说“不能对不起吴夏”怎么说出来的了么?

4,提及“同学听到你的手段不认识你”(篡改抹黑和赞许的精神颜色)-不提禽兽伪家长的罪恶和学校征询谁愿意收养无数人回应

5,提及它们想“批评挽救”我,不提大家想从禽兽伪家长的邪恶环境中拯救我出来。人渣有什么资格跟那么多教授、中科院研究员相比。

6,凭什么学校的态度已经如此坚决,人渣班主任第二天可以口出污言秽语?而且刘宁还要去给我“收拾残局”?看不出这个是彻底的人渣?刘宁必须为当时放人渣活路而负责,必须为后来让人渣有空间作恶而负责! 而且人渣班主任的态度,正好让我以为学校昨天的官方态度就是和它一样,所以当时我已经是拼尽了一切,只是为了挽回吴夏的声名而已。后来吴夏在班里说上床,我以为只有少数同学同情,没想到学校的颜色根本就是支持我的,所以我以为吴夏破罐破摔想要陪我(我记得邪魔跟我说过这个意思),所以更加被我强烈拒绝。

邪魔包括禽兽伪家长,唯一的目标就是为了彻底毁掉我!再无其它。

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求林雯煊抱着安慰我,被林雯煊后来发现已经回光返照,为什么大家的诚意我完全不知道。为什么我怒斥人渣高三班主任,只是为了吴夏的女性名誉,因为我觉得我已经输尽了一切,不能让吴夏陪我倒霉。听到吴夏在班里说上床,我更加认为吴夏不能用自爆的方式陪我和保护我。

这就是邪魔和禽兽伪家长对我的无耻欺骗。当然手段更加精致,比如禽兽伪家长下贱的流氓无赖行为,背后围绕这样的伪事实,我看的到它们的流氓无赖,看不到它们故意围着伪事实装B构陷我。同学对我的态度,也完全让我认为大家对我,如同邪魔和禽兽伪家长所说,讨厌害怕但是还是保护为主。


此后直到pku很多时候存在下列状态:
1,我一旦往正确的方向走,健康恢复一点,禽兽伪家长就要立刻把我摁死,因为吴夏早就给它们展现出了我未来的全貌,让它们犯罪有所指导。

2,因为它们没能力衡量和预测我,所以诱惑我,有什么需要让它们看到,才能给帮助和建议,继而无穷无尽人渣的道德教说。我不理它们,又说着吴夏的话对我攻击,指责我如何自闭拒绝别人帮助必定完蛋。人渣还敢“建议”我,你们算什么东西。

3,决赛名额被黑掉,被无穷无尽继续攻击我的高中物理治学不行,被攻击要学习刘宁lyp邪魔,根本不敢上物理系进而被迫用所短被刺激洗脑打兴奋剂要求去用所短当做所长。(关键是我不知道我的名额被黑了)虽然说过我要坚强还有我会其它方面也厉害之类的话,吴夏你不知道我真实的思想结构么?我在撒着我的血当兴奋剂!进而生物系邪恶的学术秩序,伟大的治学素质无法容忍,进而什么也没有,进而更加禽兽伪家长,邪魔有能力攻击我什么也不行。不如去“上班”“自学考试很难”“你连学位都没有”“五年才毕业别人四年的事情”当然这还包括有反退学黑手段的戕害造成的更加恶劣结果。你知道大三我为什么痛骂你吴夏了么?因为我实在绷不住该怎么办了。除了等完生物系的日子,多玩游戏抵御生物思想保护数理素质(邪魔根本不懂这点当时就让我怀疑)然后出来再打算。你知道我为什么会爱上于玲了么?因为正好在毕业前等着报仇的上扬士气中。而你吴夏,根本不知道我在生物系怎么想,以为我玩游戏休息高兴赌气是么?我一刻不能做物理数学就痛的要死。你大三灯红酒绿聚会,大四非典跑回家,隔离叫没好吃的。我的痛有多深,就对pku一切反学术素质的一切有多痛恨!就有多强的准备的抵抗力量,自然也会爱于玲那么深刻。(这是pku时候的想法,不知道你的样子)而你根本不知道我对物理下了多少心血和爱。那么自然,后来我也不能容忍此魔世人渣的所谓研究院生活,教授的思维方式和它们声称的学术是什么样子。这也是我战斗这些年的核心武器!没有物理,我就永远找不回你,永远无法爱你,永远无法走到今天这步。

没有物理的成就我就站不直腰,更不敢找你看你,而隔断和你生命本质的联系,就更做不了物理,无法查到之前对我的恶毒犯罪侵蚀我生命本质,根本做不动了,而且随做随被偷走真正的成果,于是更加站不起腰,更加离你远。听到你表白的传言“想让我过普通人的生活”那我当然更加不能接受了,谁知道你表达的什么意思,你知道如果你真的那么nb,那么无人能转述你的话,而且你基本上拒绝和我正面对话,搞笑。不知道你怎么关心我的。现在宇宙方程做到这一步是另外一回事,我不是不想和你试试“类似普通人的生活”。你真的讨厌跟我说话么,讨厌说话,就想上床?那我更不能要你了,这也是高三的一大重要想法,你自己想想你自己惹了多少麻烦。你不是看不起我没物理就走不动路么,那我更不能要你了,你自己不主动跟我交流,到处撞上枪口,凭什么说对我了解还说爱我,不了解怎么爱出来的,居然还求婚了,我如何能答应?我不知道你被染色了多少,总之那个时候,我对你的印象降到了最低点。我谋求和你对话,你说的“不上床就别碰我”。我说你吴夏不能这样满嘴上床,你说“是你什么人啊,少装酷管我”,我操你回避对话到了这样的程度,你给我留余地了么?在我眼里接受到的信息你吴夏简直就是个发情的种猪!(说严重点没关系吧)没有思想交流沟通的爱情如何存在?!依靠上床?那更不能要你了。对你吴夏大美女说上床,所有人都支持你,没人认同我,当然我会认为所有人都肤浅无比,对我的所谓友好实际上是欺负我。------这段不是骂你吴夏那么简单,你想想邪魔其中篡改了哪些信息?你吴夏的爱情只有你知道,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无法查到。宇宙方程对这部分无法显示目前。

也许吴夏你自己觉得你的爱情有价值,那么丝毫没有告诉我知道。之前我们连情侣都不是,更不知道你对我有爱情存在,突然崩出来我只能对你劣评不理智没来由,你如何一直掩盖爱情,是我现在从宇宙方程查到的,是你不想让我就关心不管其他的数学物理的真正成果给你带来的清白!你的生命本质,没有宇宙方程永远无法确认。我无法接受你没告诉我爱情的原因和状态,拒绝和你结婚难道有错吗?难道你不应该向我讲清楚爱情的存在然后再询问结婚的问题吗?你丝毫一丁一点也不告诉我,感动了所有人你觉得成就卓著,就是瞒着我?你是想嫁给我吗?你家长说的“没有感情可以婚后培养”在我看来简直是火上浇油。当然不排除被邪魔染色和故意错置引用的成分。总之这里有功课需要做,这些你必须告诉我清楚,才能消灭邪魔的残渣。你吴夏不是想依赖别人的氛围和传话么?你看到没有就是那些传话和氛围把你我都害惨了?我对那个班根本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为什么我总是和你以前在一起那么多,因为我受不了他们,那个时候说把你当成好朋友,其实就是能看的过眼的同学,很多还tmd根本看不过眼,当然这个不是否认那个时候深刻的地方在深到不能认识的地方存在爱情的状态。而且你发现没有,我的好朋友们思想都偏深刻,尤其是家长们,都特别肤浅,那种情绪带来的所谓婚礼喜庆我更加恶心得无法忍受,噪声过大,我无法接受到你吴夏的信号了。真的那天我在场就好了。。。。。。

另外不是我在宽容人渣,是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以为我不让你们动,还不跟你们求援,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从一开始你吴夏家长会,你对我负责就很不够!等于没有给我足够的信息还把我严重出卖掉了。我的一切成为了人渣显而易见的信息,我如何生活和存在,你这样的行为我怀疑已经侵犯人权生存权的法律,你凭什么把我的一切全抖搂出来。而我今年1月才知道!!

吴夏你不是急的到处许愿 祈福么,你知道邪魔的力量比所谓你当时认为的上天大多少了么?你知道我为什么看你看不起的轮书为什么战斗了么?不用担心什么,我真的很爱你,现在也是,其实那个时候就是,只是压的那么深,你在我心中高高在上,只有我担心你不理我,只有我怕见你。


--------------------------------------------------
现在的害怕
1,怕吴夏说“你自己走回来”,“我不管你”,我tmd怎么走回去啊。。。。。。吴夏你不会这样对我吧,如果这样我真的没办法了。而且现在的情况本来依然很复杂。大二时候说“除了想想你也不会做别的是吧”,现在您不会说“除了写日记动嘴您也不会做别的是吧”。

2,不敢上q,这个问题于玲有重要的责任。因为过去寄托了太多在于玲身上,而且06之后还跟于玲试图联系过,但是没有反应。10年看到于玲写的标题还高兴一点,之前看到于玲q上越来越多的太阳,觉得你不是不喜欢跟别人说话么,怎么这么长时间在干什么?背叛出卖和我的精神约定了?还带着大头盔打泡泡类的游戏,我操,您的追求玩的真高兴,都不理我,看来真是特别讨厌我!那种感觉,就好像大三怨念吴夏 灯红酒绿吃顶了,上床过度腰拧了一样。“聊天过度嘴起泡,打泡过度手抽筋”。总之再也不敢上Q看于玲了。那个时候基本上觉得我的q也就是为了全世界这样一个人存在的了,不想看,不想上,更不敢看到于玲说“别烦我”之类的消息。总之不敢上q是有这样原因的。

3,吴夏再努力一下,我已经想到一些联系的方式了,把你对我表白的那段弄成文字到时候给我看一下。我的名字rotimus,中文名字必须另起一个,生日也得另编一个,我觉得跟你一天就不错。等我再有点勇气跟你说联系方式。214那天本来以为你们会有动作的,吓的够呛还。

至于那些人渣,会有办法和结果的,吴夏不用做哈姆雷特的噩梦,这是我高二拒绝那个节目的主要原因,你太低估我了。想吴夏和于玲,但是还有有点点怕,虽然最近越来越好,也想参加吴夏组织的有正确的人参加的酒会,虽然还是怕,但是真的有想的,就好像从梦中醒过来看到,哦原来世界是这样的感觉,也许只需要对有些人笑笑,大家就不会觉得这些年白白付出了吧。
[PR]
by fansy49 | 2012-02-18 17:44 | 从前的故事

14年罪恶-和吴夏爱情的缩影和伤痕的缩影

到现在为止邪魔的人妻依然不停阴毒戕害构陷我-我想起来高二暑假原定好像和吴夏一组出来玩......第一次体会到吴夏那个时候的心情,以为仅仅是友好的高兴而已.吴夏和我击掌庆祝,我不知道吴夏灌注了爱情到行动和表情上.而我本人思想中是友好,但是生命本质上是爱,但是这种爱无法意识到.但是我体现出来和吴夏的合拍,并不是爱情的合拍,而是我潜意识被邪魔压制的时候,不会说话又需要表达情绪,吴夏的表现,给了我最好的表达被潜物质压制而愤怒的方式,吴夏以为我爱,我当时意识到的是愤怒和发泄,思想中又不知道愤怒和发泄的目标是什么.当然我学吴夏说话也是这样。行为和吴夏相合,最能冲击对我生命本质的封闭,带来快感,深刻于我能够认知的爱情,快感来自生命最深刻的本质。这也是根源的爱情在此表面世的投影。我和吴夏的相合,不仅仅是爱情那么简单,其实我心中充满愤怒.更深的愤怒背后本质是爱,吴夏,我们的路走的真艰苦啊.我也是第一次意识到那个时候怎么和你相处的,貌似的相合本质是什么.和几乎无穷无尽邪魔造成我们生命本质的伤痕.---这就是我曾经和吴夏相处的时候爱情和所谓爱情的表现的缩影概括。--即使是当时,我也觉得那是历次出游我最高兴的一次分组,人又少喜欢的人又多,还有从来对我友好无比又喜欢虽然不敢动手的吴夏。

邪魔的人妻身上对我友好,错位的窃食吴夏的血肉,全是吴夏对我付出但是却什么也没得到,吃亏的地方而来.有的时候完全象邪魔,有的时候我又一点也不恨,好像对照顾我的家人一样,象禽兽伪家长,但是又有点不像.

宇宙方程体现禽兽伪家长罪恶的生命本质非常害怕吴夏,我并不理解为什么.禽兽伪家长后来多次提到吴夏指责我的所谓缺点,其实是它们认知到还是吴夏了解我,还是吴夏爱我,但是它们就是要最恶毒的诽谤吴夏,攻击我,它们吃了吴夏的血肉所以它们正确一脸堂皇正气,一切全都知道,一边打断我和吴夏的爱,一边掩盖事实,一边更大限度的戗杀构陷我.其实邪魔的行为那些年也是一样.邪魔还对我说“喜欢吴夏”,根本上也是想戗杀吴夏的生命本质,戗杀吴夏最有价值的一面,肯定洗脑它“认可”的部分。这基本上也是它对我“友好”的方式。

于玲对我说过很多次意思"你要我为你做什么,尽管说"我tmd不是不敢说,是严重受伤,不知道自己需要做什么。吴夏你要清楚这点,作为教训,你别等我说,主动来问我,我的伤严重到了自己意识不到的程度,更说不出口。所以吴夏你认为的”他不说无法帮他”这样的话,根本就是你崇拜人渣道德自己觉得高雅,给我们人为制造麻烦,而且邪魔对我犯罪完毕之后,让我什么也看不到,并且让我认为是自己的错,这就是邪魔体现的强大法力。你们都能看到但是我就是什么也看不到。

----------------------------------------------------

现在宇宙方程需要知道在这个世界的行为当中,到底邪魔系犯了多少罪,到底邪魔故意戗杀了我多少

禽兽伪家长怀疑高三家长会诽谤我"不会关心别人,所以看不出别人关心我",实际上是我从来生活在抵抗和恐惧中,根本不知道别人关心起我来什么样,总是担心后面有枪口,事实上我的"家庭"经验完全是这样的,而且我根本不习惯别人对我真好

一面维护它在家长会的形象,一面斩断大家对我的关心,让我更加失去属于我的一切,变成它的虐待对象

我怀疑邪魔在生物系对我诽谤特别严重,但是我一点也不知道

我损失的一切利益,一切生活的条件

吴夏请不要骂我"14年前的事情已经回不来了""应该想现在怎么办"--这个世界我完全被摧毁了14年的生活,虽然我不是什么也没干,但是这个世界隔开了我的真相和我表面的体现,隔开了我和吴夏.这个就是邪魔的另外一个角度看的衡量状态.

吴夏再努力一点让我不害怕,你得很快过来找我了.现在思想触及到这个世界里,我完全稳不住了.

不是这些年我没动,我从一开始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以为是我自己倒霉撞墙所以什么也没得到.我一开始就不知道出现了什么事情,自己什么几乎在这个世界都没有了,还晾了你14年,我当然非常担心你会怎么样.之前的所有判断都是基于宇宙方程.但是现在,没有你,宇宙方程拿这个表面的世界和邪魔的剩余没有办法.你会如同宇宙方程显示的一样,如同我爱你一样爱我吗?何况邪魔的人妻声称照顾我,天天不知道什么是时候给我如同邪魔一样深刻的迫害戗杀,随时构陷我杀人伤害.你还得过来审讯这边的事情先,别带这个世界乱七八糟律师什么的来先.从表面行为和潜物质战斗的关系来看,我根本没有任何力量处理表面世界的问题,所以必须你过来!事实就是你晚过来一天,我多煎熬一天,但是我又不敢看一切联系方式,怕看到你的负面消息.这个难办的局面,你如何给我想想办法,做做功课.

因为你知道这14年以来一直有强大的攻击,我认知和做的一切全都是幻觉.我不知道1月以来感到吴夏的信息或者吴夏是不是如同我预测的,都tmd是幻觉。抱歉我的健康状况就是这么糟糕,从来都是。你知道高三为什么我反应不过来了么?

以前我觉得我现状这么糟糕,谁也不敢见,躲同学大有此原因.这两年知道这就是邪魔的罪痕,我有什么可担心的,我有了什么,强行做了什么,反而掩盖了邪魔的罪.但是邪魔的声音一直攻击我"你这样想,可是常人怎么懂这些,女生就喜欢生活享乐,你以为吴夏会象你一样看待世界?看见你不行就会找别人",吴夏你知道有多毒多阴了么?要不要回忆一下人大附中高三那张脸和印象?我是这个世界上的人倒霉这么简单么?这个月我心里一直认为你是威仪美丽的神后大人,呵呵.但是我现在这个世界里的样子,是我最后的伤,真的没有你在我不行的.

---------------------------------------------------------------------

邪魔所谓的对轮教"讲真相",因为我做的不好,所以没有生活条件,所以没脸见大家.

那么为什么,我高三讲的时候表面那么紧张,内在那么拼命--邪魔为什么表面那么轻松,内在那么无所谓

为什么邪魔04 05开始给别人讲,已经所谓的共产党压力消退的时候,为什么我在99前甚至99,压力最大的时候到处给人讲

我想周洁这样水平以上的,应该很容易看出这一点.呵呵......我什么也不知道,也没刻意做任何事情,这就是伟大的策略美,邪魔套我反而套死了它自己
[PR]
by fansy49 | 2012-02-18 10:41 | 从前的故事

现在对于自己和吴夏于玲的想法

于玲05年一次生气的对我说"是不是为了钱什么都能干"请问于玲不是影射我吧?还是于玲怎么被别人欺负了?家教?违背...什么了呢?......当时的感觉...被人渣欺负了?...总之tmd没有任何凭空偶然发生的事情,也没有不用报的仇,于玲你等着看下面什么都解决吧,宇宙方程也没有报不了的仇!必然不会留下任何哪怕不起眼的遗憾和委曲.我认识个政法的网友,说过不少你的事情,叫员欧,她说很多政法学生风气就是这样的,而且她多次被男友警告小心被包养,我说这是恋人的道德不信任,她说这个值得担忧的现实。亲爱的玲玲,不是我不谙世事,我必须找到一切根源解决的办法,必须向形成的原因上去找,情报网和过去很多对我的评价你应该看到是错的了.跟吴夏一起过来吧,我很想体会我们自己家的感觉.哪怕是先来看看我,实务上少等,先做准备.我讨厌和思想肮脏的人渣讨论性问题,讨厌人渣眉飞色舞体现的生命本质,所以高三被逼得中世纪味出来了.谁想跟你回避了,自己看看情报网理解我的程度多糟糕,邪魔对我染了多少色,造成我的女朋友觉得我性压抑,跟着承受压力,这个难道是我造成的?!而那些劣质思想对我的理解,会造成蒙在我身上一层劣等物质改变我的本体,14年的灾难你认为对我的所谓"大家"有严重责任.吴夏你知道高三之后我背了多少黑锅没?!我想所谓的性压抑,吴夏可能知道多一点,估计看到了是因为我深层的伤造成的.

吴夏我想我高三和大三对你的想法和给我的设计有所误解,或者说我本来就从来不知道你的具体思想,你这里的信息,宇宙方程上特别难查,邪魔挡的非常严重!要不你等过来再说吧,用尽上床对话等等一切必要足够的方式进行交流.我觉得你当时的想法未必是不对的,我想亚历山卓最不应该衡量评价的对象就是你了.在你面前没有我对你对的问题,但是你最好对我温柔点,我害怕您对着我痛骂的表情,14年了,能对我温和点么,别象pku时候一样


我现在不害怕我自己害怕,也不想特别努力成不害怕,本来我就不是完整的独立个体,这不是爱情教科书的论述,而是基本物质的法则,何必强逼自己“独立”“健全”,伪个体世界找到伪个体伪法而孤枕难眠,吴夏你这个没品的人现在懂了吧,对亚历山卓来讲,孤枕难眠证明研究物质的最高成就。

为什么我觉得你们的爱情不够可靠,不是嫌轻浮,是觉得基础没打稳,高三时候吴夏问“那你想要的爱情是什么样的”,吴夏你现在知道了吧,需要这样交流顺畅,需要沟通足够,需要我问的事情全知道,不需要你支支吾吾,需要我搞明白自己心里怎么想,不需要你用糖塞我一嘴问我甜不甜还疼不疼,不需要你心里清楚我心里糊涂,不需要你隐瞒我突然表白吓我一跳,不需要您的贵族通用语瞒过别人,需要无可动摇的稳定的根基,需要生命本质相连。

治学的时候我是这样,不是你简单认为的自我评估低和自卑而已。

做其它事情也是,你跟耿姝熟悉吧,军训我们一起做了点广播,于玲也知道耿姝,就是我说新疆风格的相貌。我说做事情之前得先做好筹备,双方沟通清楚。耿姝说“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跟吴夏转述的一样”,但是耿姝对我的话的理解和执行让我无法忍受的肤浅(这是真的),吴夏你知道耿姝明面上属于pku的女性大贵族头几名,给我的感觉都是这样。也就是声称“交流足够”我tmd还觉得根本不行呢,“准备充分”,我看根本就是混事的。我记得给于玲写过的治学的信当中提到过,这就是亚历山卓精神在一切当中的体现。

高三的时候,吴夏你真的以为我拒绝你的爱么,也许思想上是这样的,潜意识上的话我说不出来,就是想说,想有结果,那么根往深处扎,高二每次对你的演讲都是这样的精神。当然大三骂你,根本不知道你说的什么,而且高三的事情完全失忆了。以为你整天灯红酒绿吃顶了上床过度腰拧了(兴高采烈聚会,整天热恋般幸福,每天回家为了和恋人的事情),某种意义是潘静的话让我感到这样的意思,这是背叛,是对过去许诺和交往经历的出卖,那我对你吴夏还那么在意干什么?!那么自然朋友也没的做,至于那些干扰你我信息的原因,你真的查清楚了么,是耿姝水平的清楚还是你自认为比耿姝nb的清楚,还是到了我认可的标准?呵呵,其实所有问题都是一样的。

05年给于玲打电话的时候,有句话一直没说出口,“以后等我和朋友一起开了学校,过来读博士后吧”,那个时候充满了亚历山卓凝聚态的思想。

爱情也是一样,根那么深才有抵御一切的能力,我比你们就多清楚了一些邪魔的存在状态和危机感,就是这样。就算当时18岁跟吴夏结婚,路也会很艰苦,根也得往下扎,吴夏当时预测的幸福远远不及危机和艰困。当时和吴夏在一起,不知道因为上床会能解决问题,还是会造成我没有勇气向黑暗处走去。反正我不喜欢结了离离了再结,当时拒绝的时候看到了这样的危机。

另外我心里想的是,早晚收拾禽兽伪家长那个地方,但是如果当时到了别人家,就好像恩人一样,真不高兴了,也不能够生气了,不能够不满了。为什么别人都不这么做,因为别人要在表皮中得到一切,它们的生命方程跟我根本不是一回事,魔纹宇宙方程记录着为什么存在这个世界的样子,怎么存在的,目的是什么,而我要得到的是一切,我妻与我同在,我妻即我,这就是我要给你们的,不是觉得我穷的需要你们保护么,这个世界也许现在还是需要,但是我不是真的穷,我知道我做的一切价值,你们也不是没有真正的价值,吴夏我们的伙伴们也不是没有,你真的明白宇宙方程的时候,你会更加清楚的看到一切,包括你现在知道的好与坏,乃至一切存在的本质到表现。而真正的宇宙方程记录着完毕的一切和带来永恒的我们付出而造成的存在。

呵呵,也许我想错了什么呢,不管了。就等你们两个过来了。再做做功课,让我害怕的劲退一点,最近一个星期以来,又好了很多了。我的q 于玲知道,日本的手机和手机的邮箱于玲也知道,一直舍不得换号码,傻傻的等着,但是最好现在别电话,q真的也不敢上。
-------------------------------------------------------------------------------------
悟饭和比迪丽的故事真象我和于玲,比迪丽变强很多,比武大会被打倒快死,顺着根查到魔人布欧,跟我和于玲的爱情背后是邪魔的阴影一样。比迪丽眼里强大的悟饭被打成快死,跟我06之后一样。所有人认为悟饭死了,感应不到能量,比迪丽相信悟饭活着,这是于玲这些年的想法吧。哦对了,悟饭有个操蛋的家庭,比迪丽钱很多。比迪丽整天过着玉皇大帝一样自以为是的生活,直到认识悟饭发现自己以为擅长的方面什么也不行,但是很快认识赛亚人的世界并且接受的极快。
[PR]
by fansy49 | 2012-02-17 20:07 | 从前的故事

多说点于玲的事情(上)

一切的我不行都不是应该指责我,而是我身上的伤--一切吴夏不够深刻或者吴夏不行,都不是吴夏应该自卑或者如何努力,而是吴夏的伤

生命本质相连夫妻同在,没有你的问题我的问题,而是一个问题,在你我所谓不同个体上体现出一个问题本质的两面性-从物理定律的角度认知才够准确和可靠,吴夏你有没有觉得物理那么亲切可靠又让人不会畏而远之-不可以从没有我的时候,你就从心理学爱情学乱七八糟的地方找到什么东西能衡量我,这根本就是犯上!这个世界没有能碰到我本质的东西!为什么我要和养子银好不被人理解的研究学术,我们必须破尽那一切魔世存在的窃食亚历山卓血肉形成的邪魔的武器!我所谓的离开是为了给你们所有!

吴夏你不要觉得在讲于玲的事情而已,其实这里你要看到邪魔在潜物质状态是怎么存在的,你我之间也是一样

这是我们应该如何看待问题的总纲



背黑锅带绿帽有苦说不出,可能这就是亚历山卓在别人眼里的特点

邪魔说的“不按照世界的规则”,废话,世界是它建造的,亚历山卓本来就是为了消灭它存在的,难道听它指使控制?!而亚历山卓的那种特点,就是邪魔犯罪的痕迹,而不是我们做错了什么,应该学习如何正确。所以指责我“如何做人才正确”的尤其是男生,基本上都死定了(lyp在此类)。如果被邪魔挑唆染色的除外(wdj可能在此类),这是宇宙方程的必然,我也不必特别亲手使用这个世界的方式,我所研究的就是如何能够不使用这个世界的方式,达到我们一切需要达到的,吴夏不用担心我变哈姆雷特。

而女性少指责我,容易看到我真实的伤,尤其是女性的大贵族,但是并不是女性所谓贵族都是好人,刘宁的成色就非常成问题,篡改了我很多意志造成对我的诽谤,高三家长会非常严重。林雯煊对刘宁斥责的态度可以看到刘宁问题的端倪。我觉得刘宁对我的很多判断严重挑拨了我和wdj的关系,刘宁不只是“想错”那么简单,生命本质问题严重。

先少说点银好的事情,历史上亚历山卓的我的养子。此生生物系的好朋友。我和银好在生物系的外号叫大衰 小衰。于玲可能知道一些银好的事情,因为我直接说过一些,我当时叫他人文导师,其实心理位上,我是他的导师。他的事情也是他的生命信息非常关键,事关吴夏为什么比我和于玲漂亮一大截,事关我为什么生在禽兽伪家长的错误家庭,事关魔纹宇宙方程和魔纹宇宙方程的被破坏,事关刘宁怎么存在的,事关魔世存在物理为根基的科学体系还有变态的生物科学窝棚等等。但是在为我守候14年和6年还是9年的两位大美女面前,这个养子银好的事情稍后再说。

银好的女朋友刘洋说钢之炼金术士好像我和银好,怀疑被变成盔甲没有身体还整天想着炼金的就是我。

银好为我分担了很多生命本质的压力,jitao听到我的故事和女朋友王在分手,银好大一不知死活一头撞上王在自己撞个半死,我拉银好上208or212阶台阶,开始和银好谈论学术认知,试图帮助他摆脱失恋的痛。当然银好听到我和吴夏的故事可能是走样的,而且当时没人知道我的故事真实是怎么回事,没人知道我根本不知道吴夏干了什么!我第一次以为被于玲抛弃之后,银好给了我很多温暖,说了很多学术的话,离开pku才说的,而不是在生物系做同学的时候。
--------------------------------------------------------------------------------------
下面是于玲的事情,因为我想到哪里记下来哪里,所以顺序混乱,抱歉了。

刚发现那个题目背黑锅带绿帽有苦说不出的感觉,也有点象吴夏于玲的感觉。

于玲给了我很多爱,当时全都不知道,甚至有过性暗示,本人一概全没理解,以为于玲最多是对我还行,很多时候对我挺不好的,我伤心透了。好在我给于玲写的东西留下了我真实的想法,算是虽然艰困下,各种复杂的痕迹真实刻录下来,至少我想吴夏现在全知道了。当时觉得于玲讨厌我躲我,其实没想到基本上于玲已经决定嫁定我了,只是担心吴夏的事情,于玲知道吴夏和我的事情,虽然是被邪魔染色版的,我却完全不知道。

03年刚认识的时候,那个时候不是不爱于玲,可能我给的回应太少了,但是我拼命在跟于玲较劲,把她的爱情降温,累死我了,当时于玲劲真大,好几次我快要拉不过她了。于玲看到我在降温了,以为我不爱,不知道我是为了爱情的长远稳定人为考虑刻意的。这些都是我思想清楚为什么这样做的,跟高二时候和吴夏不一样,和高三被邪魔染色洗脑挑衅更加不一样。

于玲本来很女人味,后来被我折腾得够呛,抱歉太多了,不过于玲后来亚历山卓味出来了。

认识于玲的亚历山卓身体很容易,我本来就不容易见到女性的部分,听到我说学术和治学的理解之后,于玲这方面变化很大。因为我根本见不到女性的部分,所以我根本不知道吴夏爱我那么深刻!高二的时候显然吴夏在藏。每次吴夏说反话我眼神都暗淡一大截,我是真暗淡。这点和于玲对我说话的态度,我的反应是一致的。我看不到女性的爱,只能看到态度。可能跟人渣禽兽伪家长的家庭有直接关系。更根本还是邪魔潜物质压制造成的。

于玲好像一开始就知道一些吴夏的事情,但是染色严重,就是看不到邪魔的存在,就是我背黑锅的属性,谁说过原谅那些人渣的,吴夏你给我看清楚!必须娶于玲-为什么两个老婆,因为谁把我打成两个人的,98到12年,我和于玲的爱情刻印着一切那个过程的犯罪,吴夏想避免那个过程的犯罪和想解决更深刻存在看到的一切 --于玲用马甲试探我怀疑我用flamingo试探她,问我双重性格也是这样,我还以为是简单的问题,没想到试探我是否用两个q耍于玲。

难道于玲一开始半个月跟我聊10个深刻的问题,目的为了分别我和flamingo是否两个人?他是我生物系的同学,刘宁的同学也是可靠朋友,对我非常关心的,吴夏情报网的重要的关心我的伙伴,但是我是这个月才从宇宙方程中看到的flamingo的信息。而flamingo和于玲说过话,是这两天才看到的信息。宇宙方程不是机械化工具,为什么看到有先后,因为邪魔在阻碍,为什么能看到因为邪魔在被消灭。邪魔最怕的就是宇宙方程。绿帽黑锅根本对邪魔来讲就是一件并不需要复杂操作的事情,只要用它的生命本质入侵,绿帽存在,它的罪必然让我感到是黑锅。

估计讲的故事也是刘宁认为的(知道为什么我反复给于玲讲罗生门了没!!!)而刘宁认知的错误,就包括邪魔的染色,刘宁认为错误是正确,等于认为邪魔染进去的便是我,等于我得背黑锅。你们现在知道邪魔潜生命状态的法力如何存在了么?!知道我为什么追求究极的道德和智慧了么?唯有如此才能攻击到邪魔的本质!!!吴夏你还伤心么?于玲你还阴影么?我们从来都在做一件事,我也从来就在你们一起的路上,只是邪魔窃食血肉造成太多我的幻象不停诽谤我和对你们攻击。

03年第一次被于玲抛弃的时候,被于玲指责做人糟糕,性格恶劣,同学关系所以糟糕,没什么朋友,一个人不屑去吧。应该是接受了很多错误信息和对我当面错误判断造成的。不知道于玲跟吴夏信息网的人到底有多少交流,天。

至于同学对我怎么样,我对同学怎么样,吴夏说的更接近真相,而更进一步的是,只有现在我和吴夏查到的才是准确的,同学关系本来好的不行,而且还是我和吴夏给营造出来的,我和吴夏如同日月双辉一样带着全班同学成长,到了高三两个人遭难了。邪魔夺走了一切,让我背了全部的黑锅。这是问题的概括。于玲知道的事情,多少偏差,生命就被邪魔入侵了多少。也就是为什么一想到于玲我就害怕够呛的重要原因,觉得自己早晚被于玲抛弃的原因,而于玲估计也是这样想早晚被我抛弃的。但是我想不会了,就是你和吴夏两个人了。


何况所谓对我的好的同学到底谁是真好,它们自以为的还是吴夏能认可的?!不被吴夏认可的那些当中它们给了我什么,给了我什么温暖,疯狂的神棍兮兮自我疯狂的满足超过对我的态度,它们污秽的生命本质敢看我一眼,敢想我和吴夏一下,敢动个思想衡量我和吴夏,就是罪恶至尽!到了现在于玲还不清楚自己的位置么,你做的一切体现出你的本质,难道它们能够跟你相比?如果可以,劝你去跟吴夏一起参加一下吴夏认可的同学聚会,你会感到那种生命凝聚态是不一样的。

听到我说讨厌生物系的邪恶治学思想和戗杀本性的实验,吴夏于玲可能觉得我想上床?没想到我向更远的地方跑到更远去了,这就是亚历山卓的精神,不是我跑向了更远,是向你们走近,真正的走近。我不是说你们说的上床的方式是不行的,没说那样走不通,只是也一样的艰难,不是上床了就会幸福就会轻松压力卸下来。高三的时候说不想对不起吴夏,我担心真的卸到吴夏身上那些压力,吴夏受得了么?这是我高三自己深层无法意识到的潜意识当中的状态。

和现在不矛盾,当时上床和现在不一样,你们的性欲特别可爱干净,好像分享舍不得吃的好东西,叫喜欢的人一起来分享。我自己的性欲感觉特别肮脏,不是人渣心理学专家说的意思,而是生命本质的黑锅造成,也是潜物质挫我造成的。终于解决了这些事情。如果不解决,那些强大的潜物质随着性行为,会入侵你们的生命本质的。当然也许你们觉得愿意和我共同艰苦,我没说不行,但是这和你们设想当初是不一样的。难道我没见过人渣眉飞色舞的表情?难道我不知道它们怎么想?我怎么知道你吴夏那么干净纯粹!我觉得刘宁绝对不是个省油的灯。什么“你不就是想看着吴夏,让她嫁不出去在你身边,但是不娶她,吴夏早就知道”表达上没错,但是17岁的时候我的意思完全被刘宁读拧了读的很邪!
------------------------------------------------
再下面是直接和于玲发生过的事情,吴夏注意看邪魔如何在其中挑唆的,它对你我犯罪完毕之后,残留的法力起到多么强悍的作用,再对比你眼睛看到人大附中的那个人渣,其实它们为什么是一回事,你真的理解么?你是不是觉得我一个人”吃苦“只是脑袋有病不切实际呢,我的确去了黑暗之源,但是我会回来的,我做的一切才是最实际的!

还有,于玲被染色很多,我认为会严重造成于玲阴影感严重自卑感严重,并且我从生命本质上看,是想给吴夏分担压力,也就是于玲想保护吴夏而不是绿帽欺负,吴夏这点你是否知道?

于玲一开始就听到了flamingo的很多话,表面上看到的是我本人和我背后为了关心我保护我和吴夏工作的情报网。其实于玲面对的是真正的我,和这个世界对我留下的印象,无论善意还是恶意,都是这个世界中构成的,而我本人的信息思想内涵构成不属于这个世界。于玲所谓挣扎的爱情生长的过程,实际上是认知我,认知这个世界外的过程,认知我的灭世属性的过程。

我连于玲的手都没拉过,不知道于玲是不是觉得我性压抑,还是觉得我犹豫吴夏的事情(世界对我的分析),其实根本不是,吴夏还有林雯煊等人可能知道,这个信号证明我对于玲动真心了,越没拉过手越爱的不行(我本人的样子)。多少次于玲试图暗示我提到我对吴夏的态度,我真的完全失忆被潜物质压死了,所以说的话跟于玲根本完全没对上,不知道于玲在说什么,但是因为强烈的潜意识的特点,于玲好像觉得我又说上了一些,比如邓蒂斯什么的,其实我完全不知道,只是凭着表面的思想在走。而于玲你应该知道,03年你抛弃我的前夕,我虽然用了全力,也觉得恢复了很多,但是我的翅膀已经糟糕到只能飞那么低了。我背后nb无比的传闻,飞起来还远远没你高的样子,呵呵......

吴夏不知道你听林雯煊说过没有,我声称“越喜欢的女生越舍不得用俗着”,是对林雯煊“追女生就得放的开用俗着”的回应,否则是不尊重对方,否则对方是个饭桶我要来干什么?不用俗着,我宁可用血肉去拼一切官能机构武器,得到的是最好的,就好像整体上对你,对于玲也几乎是同样的。

一上来我就以为flamingo跟于玲说话为了有趣,从来不知道他身上背着情报网的工作。于玲问我是不是双重性格,我以为是普通的问题,回答说我有10重性格,现在才知道于玲想问flamingo是不是我的马甲。于玲使用马甲来考察我,我一上来就闻出了味但是装作不知道,当时觉得于玲真逗,现在才知道是被flamingo刺激出来的想法。认识不久,我因为感到于玲对我不够真诚,生气了一次,我对待朋友会真诚,别人如何我无法决定,但是我希望我的朋友不要对我不真诚。好像于玲后来还道了歉,之后对我的态度好了一大截。是不是搞明白flamingo不是我了。一次于玲对我说“pku下雨了”,我问为什么知道“我是神耶”,估计是跟flamingo说话太多了,至于那个,我当时真的懒得理。可能于玲对我印象不错,开始认为flamingo是捣乱,但是后来发现不是捣乱,因为从我身上看到了很多他说的痕迹,于玲开始意识到麻烦大了。还是03年的时候,于玲刚认识我半个月,跟我讨论了10个非常认真的各个领域的问题,现在看来能看出亚历山卓的气息了,也不知道于玲提出这个问题是否为了分辨我和flamingo的区别。我对于玲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某种意义上,被洗脑之后被失忆之后,对吴夏高中的不满完全被于玲的表现弥补了。当时真的在不知道吴夏全部一切的情况下,觉得于玲比吴夏强多了,毕竟是同一天生日,总会敏感的去比,并没有考虑吴夏是自己的女朋友或者未婚妻,甚至不知道吴夏爱过我,大三痛骂一顿也是当做友好的同学来骂的。但是于玲听到我这样比会这样想。 可怜的于玲,错误的感知在我身上过于发达吃了很多亏。我说过“我虽然没有女朋友,但是并不感到不快乐,如果有个不妙的,反而会不快乐,当然如果有好的会感觉很好”,只是讲我的想法,和我精挑细选的原则,但是现在看来,于玲显然认为我认为她属于“不妙的,有了会倒霉”。

于玲一上来就生长在吴夏的阴影中,但是我并不知道,甚至准确的说,生长在邪魔对我和吴夏犯罪而造成一切后果的阴影当中!而且于玲在长岭三中估计本来就宛如玉皇大帝一样高高在上,从家庭到个人的智慧人格魅力。而一见到我和我背后的情报网,立刻一上来就被凿大了智慧。而且于玲的生命本质,造成很快突破了情报网的工作,和我的生命本质连上了,而且很可能后来被情报网所认可(这我想是令情报网所惊叹的,因为他们的审美原本不相信有人能跟我和吴夏相比)。

认识不久于玲问我如何看待爱情,声称“让人义无反顾,感到不能自已”的就是爱情,我表示不认同,唯有经过熟虑,情绪可靠的才是。当时以为是讨论理论,因为我的学术思想永远在讨论理论避免现实干扰,没想到于玲在表达自己对我的想法。估计是“即使有吴夏我也不在乎,或者打倒,或者大不了当情人”。于玲以为我能听懂贵族通用语,不知道我使用的是理论物理思想,认为能够操作和更新一切概念与事务。

一次我对于玲说“有事情告诉你”-“好消息坏消息”-“坏消息”-“不听”-“跟你有关,不能不说”-“那我就更不能听了”-“我的音箱被人拿走了,不能给你放歌了”-“只是这样?”-“对” 我当时觉得于玲怎么这么精神过敏?!现在才知道于玲时刻担心吴夏那边的事情。

毕业之后,不停短信给了我很多疗伤的感觉。听到我斥责禽兽伪家长“不切实际,生活在幻想中的唐吉可德”,我回答说“唐吉可德是高贵的光明骑士”。于玲听到我这段论述好几天没理我,把我吓的够呛。银好错误对我分析说“唐吉可德,让女生没有安全感”,我tmd还以为也是这样,觉得和跟于玲之前的判断感觉并不符合。现在想起来,当时很快爱上于玲的原因,因为她给了我很高很高的天空,不指责我根本的性格,帮助我疗伤,很快切中我生命本质的需要。不提后来怎么把于玲追回来的了,反正当时我急了,“你不能给我希望的权力么”。现在看来,银好完全想反了,证明他的生命本质被邪魔压制有多严重,而于玲不理我的原因,是突然发现原来flamingo讲的我在人大附中吴夏和禽兽伪家长战斗的故事全是真的。声称在我面前自愧不如,还包括在吴夏面前抬不起头来。

于玲说过想为我做很多事情,越多越好,什么都可以,我当时第一感觉这个是表白么,说的话大的能承受么?我当时自己躺在床上,立刻心跳每分钟120了。我回了个“你能永远陪我么”,于玲没反应,现在想起来是装作没收到,其实应该看到了,我没胆量再说第二次。现在回想应该是吓的不知道怎么办了,因为我给予于玲超过想象的肯定。原本于玲是不是觉得我怕人大附中的很多事情,决定帮助我做一切放手把吴夏追回来?于玲根本不知道我被潜物质压制失忆,根本不知道我完全意识不到问题在哪里,情报网很多对我的分析是错误的,我不是在装看不起别人,我是不知道问题在哪里,跟别人说不上话,因为感觉别人全都不好好跟我说话,前面那些给吴夏一开始写的东西,里面你能够看到,我想现在吴夏也应该很清楚情报网搞错了很多事情。我最需要的直接的温暖和爱情,于玲就是这样艰难的给了我,虽然断断续续,但是给了我很大的支持,06后到11年,全凭借此进行战斗!

见到于玲之后,听到说某男正在追她,说前女友象全智贤,我第一反应很反感,哪有跟喜欢的女生炫耀前女友相貌的。没想到于玲在影射我,天啊,我这么纯良,哪会用这种方式,何况我当时根本不知道吴夏跟我有爱情关系,觉得只不过是求婚之后又看上别人,不知道又上哪热恋去了,也不爱理我。 于玲听到我说邓蒂斯肯定一下反映到人大附中吴夏的身上了,愤怒的说”本人的爱情多少钱也不会出卖”,还在思想中谴责我道德恶劣,我又无辜中枪了。我当时只是空对空,而于玲在空对地,我不知道我身上有什么事情。如果说被于玲误会,还有很重的原因是我的潜意识一直环绕在那个地方,但是完全无法认知到思想中。

当时邀请于玲到处乱转,其实我不喜欢pku和清华,最想去人大附中,但是看来于玲知道那些事情,是不想去人大附中害怕我说出什么来,当然我看到于玲恶劣的态度,完全不知道原因,只是觉得减了些分,但是更加深刻铭记的是于玲对我深刻的那些爱,我认为一个信息混杂的于玲,应该那些最深刻的爱是根本的,其它都是噪声信号。不仅仅是我不知道于玲知道情报网的消息,其实我有正确性,因为情报网自认为保护我,其实也受到邪魔的染色,也就是于玲必须解决自己被邪魔染色入侵的问题,我们的爱情才能有希望。

这就是我看到于玲对我的爱慕呈概率状态出现,我tmd非常不理解!其实于玲心里,应该也觉得对我的各种信息非常复杂,如同概率状态存在。好像受伤被内力灌入身体的令狐冲一样。于玲和我互相的这种感觉,可以说已经是身体状态相连的夫妻关系。
[PR]
by fansy49 | 2012-02-16 13:23 | 从前的故事

情人节的怨念

"我不愿意看到于玲面对现状那种无可奈何而无力的感觉,不愿意看到你象我和你提到过同一天生日的美女一样最后说出“其实我自己什么也不是,很多事情只是自己认为,其实并不成熟”这样被灌输、同化、洗脑后廉价的“谦卑”,不愿意看到你觉得自己无能为力而放弃骄傲放弃原则,不愿意看到你在所谓的“踏实平淡简单”的生活中伤害自己,不愿意你在重大的痛苦面前为了减轻痛感而忘记了你高贵的觉察力和判断力"---当时提到了吴夏的话,但是我当时从来没搞明白过吴夏说的是什么,只以为吴夏说自己厉害不厉害和我讨论鼓励信心的话题!吴夏你知道我一直被失忆染色催眠的影响了么

恍如隔世写的是我当时自己主要两种想法的对话,没有外人.



回头看了当时给于玲写的信,"我被人缠过"统统不是指吴夏,那个时候根本不记得吴夏求婚的事情,高三家长会更是一无所知,亲爱的吴夏相信我...555真的


突然发现杨竞的生命状态非常诡异的邪恶,如果放开压抑,自己应该早能看到的,只是现在还不能化透!自恨无能.其实伪德的背后掩盖非常疯狂嚣张在我面前犯上的内心-怀疑是伪银好那边过来的.而且生物界整个学术体系特别阴毒.杨竞的来源怀疑银好被邪魔欺骗复活我的情人真伊过程中结晶形成的神格和身体,杨竞的身体够纯,根也够毒,诡异无比--人大附中的伙伴们以为我到生物系能休息,哼哼......更tmd累死我了

怨念前先说个有趣的事情,宇宙方程中查到祝晨某一段时间拿着吴夏和我对比说“这两个人一个到处唱北极光,一个到处管人要南极星”

怨念开始

1,吴夏的笑容有反转问题。

每次吴夏虚假的笑给别人看,嘲弄别人的时候,那种笑容让我觉得特真诚美丽-从外形上看,同样从外形上看,吴夏每次开心的冲我笑,我都觉得特别别扭,觉得好像吴夏在笑容中欺瞒了什么,藏了什么,让我觉得有股不舒服的感觉。

2,吴夏把官能和形而下的体现看重于来源和形而上的方向-女性的通病-于玲除外,强烈的亚历山卓味。

从高一开始画中人就是这样,后来问题逐渐在更深的地方体现出来。高二的辩论也是这样。我说的不仅仅是给吴夏展现的数学,更重要的是向形而上的精神,不要觉得世界一切存在的状态是真理,跟着它们学习,要从一切的根源上找到荣耀,而且向根源的路是简直无穷尽的。吴夏在意我当时表现出来的状态。。。于玲有比较明显的冰山身材,这个方面和很多女性都不同,我不是比和吴夏的优劣,这样的差别标志着不同的出身系目,可能跟于玲的亚历山卓经历大有关系。于玲清晰的能看到在追求形而上,而吴夏这方面明显不足。而且于玲的相貌跟我水平相当,内涵也相当,严重的被潜物质挫掉很多,这标志同样出自亚历山卓体系的生命结构。吴夏你一定要去查查那个人,我失忆完全你的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的时候,在她身上刻下了最大限度的爱,刻下了我榨尽血肉的生命痕迹,管她要我写过的信,你一定要认真着手一下这个问题(虽然我总是感觉你已经做过了)。吉林松原长岭三中文科班-昌平政法英语系-84和你同一天生日,男装很像你的男装,手机和q不敢在这里写,校友录应该在网易,身高好像162,应该是富家小姐但是喜欢伪装不是。我一直怀疑亵渎里的风月是此人。也是我一直寄托夫妻同法原则推演宇宙方程的人,到了今年1月20日才发现了真正的吴夏。吴夏能让她跟我们在一起么?我觉得你也会喜欢她吧。于玲玲是完整的名字,母亲姓马,家族很大,据说很多大美女姐姐,有妹妹有哥哥。宇宙方程显示吴夏高二暑假为了我看了龙珠,好像还说如果我做vegeta吴夏就做布尔玛。可能是刘宁说我象家庭糟糕造成潜力发挥不出来但是潜力强大的孙悟饭,那么比迪丽就是于玲。不是说龙珠的玩笑或者爱情的问题,这直接关系这个世界的构建相关的罪恶和吴夏身体本质的伤。我以为当时于玲很躲我,但是宇宙方程现在看来她尽了不只是全力,但是解决不了我的一切问题,所以吴夏是与我双子同在的根本。吴夏的外貌和我相比过于美丽,而于玲跟我相当,这潜物质压制的来源,也和吴夏身体跟我本质断裂造成两系不能沟通有关。总之这个事情非常复杂,到此为止,以后见到再说,要么吴夏先找于玲查到一定程度,没有三个人无法彻底解决。而且此人曾声称“不快乐的原因因为身边没有聪明的朋友”“同龄作家只是肤浅的深刻”“一个月没跟别人说过话”“不知道多久没笑过”同样猜到我多长时间没和别人说过话,多久没笑过等等,此人根本不内向,中学活跃无比,能力相当强,我觉得你们两个会相处非常好的。

3,高二误会,双子同在远远大于机械化爱情-解释魔世机械化-魔世的物理和艺术都不可靠
非医生说的失忆,洗脑中吴夏的印象,cf铭刻心中的吴夏的生命本质

其实高三的吴夏可能稍微好些,高二的吴夏,包括一开始的于玲,根本没想到我的爱有那么大,用心那么深刻,也没想到爱跟我的物理完全融在了一起,呵呵.就好像我的其他不同于这个世界的一切,我的爱也不同于,这两个万人迷经验太多,而到了我身上,经验全变成了障碍.

爱,不是从已知中得到和给与,是生命本质相连共同向黑暗中未知的目标前进。任何人渣专家教科书,我都无法认可无法在我身上执行。但是我不是说吴夏和于玲给我的爱是错误的,这是她们生命本质造成的,但是她们如果不能分清自己和这个世界不同,或者仅仅是优于而不承认本质的不同,是不足够的。当然这些本来都可以放弃压抑中解决,上床解决完全不是不可以。这里还是多说说高二时候的想法。

高二第一次辩论中维护吴夏,吴夏难道以为我想立刻上床?不是的,也不是我性压抑,是我想在吴夏身上寄托一种超越这个世界一切存在状态的情感。而且我心里知道我还没为吴夏做什么,如果就这么一点点就上床,太对不起吴夏,好像我觉得女性上床代表“给予全部”,那么至少让我把全部逐渐都先给出来你吴夏看看再决定吧?而我和吴夏的爱情,根本没有意识到,不是年龄的问题,是潜物质压制过于严重,而于玲和我类似的身体结构,亚历山卓的生命特点,造成我很容易意识到爱。而意识到的爱的深度并不如没意识到的和吴夏的那么深。即使是和于玲的爱,当时也期望建立在这个世界所具有的一切概念之外,所以17岁的时候面对吴夏,我无法承受这个世界内人人都能理解的爱情。其实我认为吴夏有强烈的责任,因为她并没有意识到和我应该建立爱情的深度,而只是顾着想要治愈我和体会幸福。当然我也看不到吴夏的生命状态,没意识到上床其实是最好的办法,何况邪魔亲自操作了一切的犯罪隐蔽了一切的真相。吴夏当时的理解真够呛,谁说想和吴夏做父女是想为了和某人上床给吴夏父亲戴绿帽的?只是说生命位的感觉而已。而且吴夏身体复杂的信息本来就说过了,那个时候我察觉的也不够透彻充分。

我和吴夏的生命本质相连的深度,还用不着拿这个世界去比,才是爱情应该存在的状态,那本质和这个魔窃食血肉造成的机械化可复制世界是完全相反的,所以具有灭世之力,我不认为这个问题吴夏现在完全意识不到。机械化的意义,以后慢慢解释或者见到再说吧,可复制,可抄袭,无需付出自然轻松得到,有浅层无本质,邪魔身上这种体现最明显。所有邪魔系都是这样的特点,所有吴夏见过的恶毒的心的身体全是这种结构。

当然现在的我也非常清楚我要的物理不是这个魔世制造出来的物理,那是魔窃食血肉消化的结果,不是我原生态需要的,那么吴夏可能也看到了所谓的艺术类,并不是完全可靠的。说句难听的,艺术类走出来不都是大贵族,更多都是以嫁富商为目的的sb。而且其中素质也是非常复杂浑浊,来源更是和这个世界的构成一模一样。当然艺术类和物理类都是亚历山卓最有特点的两部分,也是我的养子银好和养女情人真伊的心血凝结,何况战斗在圣战最后的是艺术类。总之这不是故事,而是涉及我们三个人的生命本质和下面的路怎么走,物质构成的来源,邪魔掩盖的原始罪。

我到了今年1月下旬才想起吴夏的事情,才从宇宙方程中看到吴夏真实的样子,震撼无比,原来这些年我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这个,都是吴夏当时就为我准备了,才知道我还有个未婚妻。这并不是医生所谓的“失忆”那么简单。因为我记得的吴夏,是有很多我不满意的方面,不过就是个关系还好但是让我感到无法信赖,无数时候让我失望,虽然有闪光之处但是缺点一身无法改变。即使某人亲口告诉我吴夏高三求婚的事情,我也会说,哦忘记了,不过真的不合适,我期望的样子吴夏达不到。这就是被洗脑之后的我记忆中的吴夏。 而与此对比鲜明的是吴夏生命本质真实的样子,是我从来没亲眼看到过的,从来没知道过的,记忆中根本从来没有过的,铭刻在我生命本质当中的,和我的生命完美相连的吴夏。 如果说我是98年到12年失忆,其实可能更应该说,漫长的真历史当中,我失去了对吴夏的记忆,到底回忆起的是98年,还是吴夏更本质历史中生命真实的状态,呵呵,反正已经和我的生命本质相连了。总之这也不是这个世界的“失忆”。 也就是我身上没有一件这个世界能够解释的事情,当然我希望的爱情和一切的内涵也都是这样。现在才知道吴夏和于玲在我面前都有穷挫矮丑病,我所要的就是你们这样的,你们足够满足我的一切需要和标准,或者说我们本来就应该在一起。其实吴夏根本不知道,于玲还知道一些,就是我在你们面前,其实穷挫矮丑病极其严重。当然这和强烈的潜物质压制是有巨大关系的。

4,抱怨的录音
虽然最近写了不少东西挺高兴,很多年没这么顺畅了,但是隐隐觉得有点累。想先放放不写,不知道又放到什么时候,不写是不是离吴夏远了。好像觉得需要知道些现在思路之外的事情,有什么并不知道,想换个节奏又怕对不起吴夏,好像都想起来和吴夏的事情了,结果又不知道一个人跑到哪里去了。怕一个人独自所谓的努力形成结晶神格,违背夫妻同法原则,既然是伪个体瞎努力什么。不是不想给吴夏讲于玲的事情,给于玲写的信如果吴夏看到会非常重要,当时榨尽血肉付出一切的爱。到现在还不太敢看那段历史。虽然比这三四年前还是好多了。当时和于玲生出了很类似和吴夏的爱情。 说到怨念,还有,这14年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凭着宇宙方程看到现在知道的一切。我甚至听不到吴夏的回应,哪怕最简单的“别担心”,吴夏是不是在看我的日记,是不是如我心中所想。还是会悲剧般的“谁管你,早嫁给别人,你活该”。宇宙方程显示林雯煊指责过吴夏不许在我面前说反话,看到我每次听到吴夏的反话,眼神都暗淡一大截。我想可能是宇宙方程在冲击这个表面构成的世界过程中碰到我头疼要死,才会出现这样攻击的信息。当然各种各样的精神攻击14年来从来没断过!

我不是不理吴夏啊,不是不懂,不是于玲指责的“别人不理你的原因是你不爱理别人”,是我什么都被掩盖隐瞒了,强大的邪恶的潜物质还斩断了我生命本质和吴夏的联系。为什么吴夏到处唱北极光,就是爱情只能在很浅的状态存在,生命被强大的潜物质往形而下挤,跟我根本连不上。高二暑假前为什么喜欢the lost viking的游戏,因为喜欢生命互相配合协奏的感觉,那个时候跟吴夏其实也是一样,只是我几乎完全没认识到。直到这些年研究物质本质发现夫妻同法,我妻即我原则,生命伪个体现象,才从物质方程的角度看透了这一切。想看到高三前吴夏咧着大嘴冲我笑,回我一句话,我心里就会稳,但是现在不行,没有吴夏的肯定心里就是穷挫矮丑。这不完全是吴夏的问题,我自己就非常纠结,又不敢留下联系方式,更担心吴夏什么都根本没看到全是自己幻想。虽然这一个月问题已经解决很多了,但是还是留下很多,想起吴夏,甜蜜了,幸福了,但是还是不知道下面应该怎么办。只是看着真的这样就会越来越好,每一天期待着,我想不会真的没办法的。我应该不是生活在幻想中自己胡写一气吧。

5,结婚不敢吵架,不敢骂吴夏,从小鄙视人渣的“越吵感情越好,认为不理智思想不够深刻”,即使到现在日记里都骂了吴夏那么多次,没想到每次解决的方式却是奇妙般一切更好

当时如果18岁嫁给吴夏,肯定觉得自己象吴夏的附庸,吴夏收容的难民,被恩泽的小催,心里难受不敢跟吴夏吵架,不敢骂吴夏。不只是这样,还因为从小鄙视人渣常说的“夫妻越吵架感情越好”,认为不够理智,应该用深刻的智慧解决一切出现于未然的问题。遑论18岁,到了现在30岁,做了那么多功课,消灭邪魔那么多了,还是最近在日记里骂了吴夏那么多次。我真的担心假如18岁结婚和吴夏之间能不能撑的住,当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现在看来,没有想到每次解决的方式都和之前预料的不同,结果还是奇妙一般更好。

6,双子同在,个体则结晶-吴夏是否05后为我做了很多,骂我白眼狼,认为我不知道,以为我没有做
“一切掩盖都会被揭露”-你吴夏捡了我艰苦战斗的便宜成果,否则根本不会浮现出来邪魔能够挡不住你cf pku和高三你心里应该想清楚

唯有双子同在才是我们生命的整体正确状态,我没有吴夏的孤立的想做什么,越努力越觉得自己厉害,越是结晶,越是使用伪个体邪法。是否05后尤其是0708的时候为我做了很多事情,好像觉得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什么也没做。记得你高一时候说的话“一切手段掩盖都会被揭露”,我当时心里嘲笑你对阴谋看的也太简单了。是不是你0708也有你高一的话兑现的感觉呢,其实我不是什么也没做只是接受你的,而是我做了很多实际最艰苦的潜物质功课,也是和邪魔血战的成果,才能让邪魔在浅层次物质上失去依托,你才能够得到一些成果。这和高三和pku时候,是非常不同的,是真正时间推进,是我的努力的成果,而你的行为,进一步促进了我下面的成果。你我好像左右脚跑步,互相依托,整体前进,不是比喻的描述,而是我们才是根源,世人的左右脚跑步的概念,是从你我生命本质来的,而不是我们要象左右脚跑步一样。只要我们放开做,一定就是双子同在,如果用思想去执行,反而形成结晶造成被钻空子邪魔残留,隔开了我们自己的生命本质。

还有,我看到宇宙方程的信息好像是于玲来主动找的吴夏?那我就更不能随便把于玲扔了,吴夏我们三个人一起吧?下一篇写点有关于玲的事情,其实是记载了那段历史的凝聚态。我当时认识的于玲,跟tmd现在宇宙方程看到的于玲,简直不是一个人,不过因为于玲的亚历山卓特点,还是让我产生了强烈的爱情,虽然看到的只是于玲生命的一小部分,而且当时于玲知道不少我失忆掉的事情,所以我根本听不懂于玲的很多暗示。

7,我也很想享乐,享受和吴夏一起的爱情,少累点,快乐点,就算是还没解决完毕

辛苦了那么久也不知道累还是不累了,过去说过累还是挺高兴的,只要有成果,我累算什么。也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还是自己不对有问题。虽然指责吴夏爱情形而下化,强调幸福快乐,忽视艰辛战斗,但是还是很想享受和吴夏的爱情,我是说当面在一起。少累点,多高兴点不会出不来成果。没解决的问题也不会因为生活状态改变而解决不了,反而也许是这样解决更是nb的方式。

8,总之很挣扎,又想叫吴夏过来,身体状况自己乱动是不太可能了,自己又有很多担心很多不知道怎么才能做到,过去是常常不知道原因自己就害怕,现在好多了,没有凭空被精神攻击的感觉了。但是想到做什么,尤其是实务上比如叫吴夏过来联系电话,甚至不敢看吴夏的一点点信息,信更不敢看,总而言之就是会害怕。不过好的趋势是这一个月,这个劲在慢慢减退。我也不知道应该先这么做着,重剑无锋好,还是尽快冲一下把吴夏叫过来。我心里很糊涂,并不很清楚自己的想法。只是赌着,稍微这样再过点时间会越来越好。其实06后不敢听到于玲的消息,信箱等等一切不敢再用,自己也是在赌着战斗,心中清楚战斗的终结在于能让于玲来到身边,而且再艰困自己都是必胜的。没想到今年1月把吴夏的真相的大马蜂窝给捅出来了。

9,轮教窃食血肉,向内找,割裂我和吴夏的生命本质伪个体,伤上长出迫害性的神格体系
龙珠悟空vs也戈

不是龙珠里我喜欢vegeta所以做人学他,而是我就是这样,结果做出来给人感觉象他。而我在时间后,他在时间前,并不是我学他的样子,而是这个人是按照我的样子写出来的,这也是伪时间原理的体现。说到龙珠,吴夏请注意魔人布欧篇布欧复活之前,悟空对也戈的战斗方式,你吃,我让你吃,撑死你丫挺的。

你们不是嘲笑我看轮书接受轮思想么。不是的,那是我的血肉,伪时间下好像形成的伪道理伪因果关系是我学习它。记得吴夏18岁说过,不是我象它而是它象我。那些全是窃食我血肉出来的。我妻即我原则下,也是你的血肉的根源。不掌握这些,只能被邪魔控制操纵它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你们认为这些年风浪不像我说的那么大,是因为我承担了最艰苦的一切战斗的本质,神格领域潜物质无穷无尽的战斗。那些邪恶的神格都是窃食我的血肉,在我身体本质的伤上面生长形成的迫害性神格。所谓的向内找是追寻物质本质,但是割裂我和吴夏生命本质,化为伪个体,伪装真理其实是最大限度对我和吴夏的封印。更多这方面的内容其实非常重要,见到之后慢慢说吧。你们喜欢已知,喜欢世界上认可的一切,我喜欢未知,喜欢求证人人皆知但是非真理的原因,喜欢走世界上没有的路,真的以为我性格怪异,不要老婆么?我为的是你们,为的是一切努力不能白费,为的是物质全面处理完毕,为的是宇宙方程的降临,为的是你们心中最深切的愿望。

10,刚刚想透一个事情,邪魔还在扒着吴夏身上,禽兽伪家长的卖点,它们有吴夏的血肉,basic的感情-穷挫矮丑病减少了很多-浪漫与质朴-吴夏的冲击式战斗不行--不是“打倒”而是化尽,我把它们窃食我们血肉的根全榨出来了亲爱的吴夏

简单解释一下就是虽然和吴夏生命本质连起来很多了,但是邪魔还在扒着吴夏,就好像邪魔扒着我我很多时候根本看不到一样,而吴夏的努力很容易让我看到这里的事情,我注意一下邪魔扒着那边的情况,就会有不错的成果。

高三家长会,吴夏自以为胜利的对禽兽伪家长的战斗,没有给我足够的信息,让我全然无知,惹了更大的麻烦,但是没有人知道这一点。那些人渣卖弄所谓basic的感情,不是吴夏说的满嘴放屁而已,其实它们身上有吴夏的血肉,它们的所谓一丁点的正确性,能够让别人认同的地方,都是吴夏自身应该具备的,是它们窃食吴夏血肉造成的结果。其实这事关吴夏复杂的生命状态,我在这里简直没办法说,吴夏你自己把关键的问题全记下来,见到在慢慢交流。看似18岁吴夏给我浪漫的生活,禽兽伪家长卖弄“质朴”牌,其实它们存在的可能性都是依赖吴夏的血肉。那些都应该是吴夏的,吴夏能给我的不只是浪漫,真的艰苦起来,就是最质朴的一切都会表现出来。为什么这些年我被疯狂的精神攻击,为什么对那些人渣总有可怕的丝毫的认同感和亲切感,因为有吴夏的血肉!而吴夏你认为的我们的敌人,如果不是有我们的血肉,根本无法起到阻挡的作用。敌人无法用普通战斗的方式消灭,因为我们要赢回我们的一切血肉,我们完整的身体,唯一的方式只有我们的生命本质能和宇宙方程。不过我不是要对人渣原谅,那些全是邪魔给我染色造成的你的错觉,你可以用任何正当的手段,为我赢回我生活的条件,但是记得别拼命,要保护好自己。如果于玲在你身边,多合作少冲锋。

吴夏的外貌漂亮的反常(从夫妻同法的角度看),跟我根本看起来不配,是因为吴夏看起来没有那些潜物质挫她,而那些潜物质也就是吴夏连血带肉的伤,统统挖出去了,形成了当时吴夏见到的各种人渣。到处都是吴夏的敌人,而敌人都掌握吴夏的血肉,吴夏能压倒,但是无法彻底战胜。我和于玲的潜物质敌人挫自己在体内,吴夏在体外,这是银好那个勤奋的白痴被邪魔欺骗造成的结果,事关亚历山卓悲催无比的历史。吴夏看似美丽,看似潜物质压制不多,其实tmd银好认识不到的一丁点都没掉,银好能认知到的,全在外面,吴夏大打出手都不能解决彻底。吴夏唯一的希望是和我上床,然后解决,吴夏反而想解决那些问题然后达到跟我上床。这里又事关男性领域和女性领域的骨折,又是邪魔更原始的罪痕。。。当时我说吴夏冲击式的辩论胜利不可取,也是对应这一点,但是现在不是指责吴夏,是你吴夏的命运,也是我的命运,我不是不要你,不是投降它们。我把它们窃食血肉的根榨出来了,虽然还有很多我无法消灭的邪魔的部分,但是我希望把这些问题全都跟你连上,一起用我们的生命本质解决,我想这不辜负你为我曾经做过的一切。我想这样做完一切的事情,成果会比你当时想象的更好。我不恨你做了什么造成我14年好像倒了这么大霉,是我们终于快要走到一起了。不是你对不起我,我们自己人,没有谁对不起谁,我的痛我想你也痛过了,反之也一样,你我可能根本不是两个个体生命。嗯,我没把于玲当外人,下一篇有很多于玲的事情,我从98到12年,好像另外一个人生活的过程中,基本上就是于玲跟我生命本质相连。不是我为什么有两个老婆,是邪魔为什么把我打成了好像两个人一样的存在。我貌似有两个老婆就是罪痕,不是我的罪,是邪魔的罪,这就是邪魔到处制造黑锅用我的责任来掩盖它的罪,你们知道这个世界怎么建造和人思维如何奠定的端倪了么?知道我为什么说是魔制造的世界了么?呵呵,一切我曾经自己的道德谴责其实都是给邪魔背黑锅,越自律越掩盖它的罪。
e0025139_19314495.jpg

[PR]
by fansy49 | 2012-02-14 22:28 | 从前的故事


当現実和我的理念発生冲突的時候,以我的理念為准,因為現実会向我的理念靠近 by dd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カテゴリ
去他乡


フォロー中のブログ
検索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