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休息



一念不灭,万孽俱生

流浪的红舞鞋

蓝色黄昏 流浪儿 慵懒的歌 红马车
梧桐遮住了 舞蹈的鞋 马戏团描出声色
不管 你有一分钱或黄金万贯
不管 你是一只蚂蚁还是个上帝
LA..... WU.....
我愿意翘盼 安然的醉酒微酣
红胡子的老人 微笑多恬淡
我的舞鞋旋转 歌唱到疯癫
我愿弃世登仙 旋转的车轮来为我献欢
我怎会疲倦

感情世界里人们这样不知疲倦,追逐那美妙的昙花一现
天使的微笑魔鬼的狂欢,虚荣是我们的弱点
红色的舞鞋旋转且歌一曲为我作伴
流浪的舞步凌乱且醉一宿灯火阑珊
快乐有什么道理这人生苦短
幸福有什么模式在转念之间
笙歌未停烟花片片
怎么逃出生天


02。9
[PR]
# by fansy49 | 2005-08-02 00:17 | 从前的故事

永恒国度

仍没遇到 那位跟我绝配的恋人
你根本还未出现 或是已然逝去
怀疑在某一国度里的某一年  还未带我到世上那天
存在过一位等我爱的某人  夜夜为我失眠
从来未相识已不在这个人 极其实在 却像个虚构角色
莫非今生原定陪我来  却去了错误时代
情人若寂寥得出生在1874  刚刚一百年一个世纪
是否终身都这样顽强地等雨季会降临赤地
为何未及时得出生在1874  邂逅你看守你一起老死
互不相识身处在同年代中 仍可同生共死

前几天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自己飞呀飞,飞过半个中国,恍惚便来到了20年前。80年代的小学校,似是而非的人,好像一段未曾发生的历史,我站在时间的分叉点上。醒来后一拍脑袋,连相对论都梦出来了,真是神了。
然后就想起了那部电影,《蝴蝶效应》。
人和人之间的缘分,一定是经过周密的算计的,否则为何在漫长的历史年代里,你会不快不慢不早不晚的,偏偏遇到那个人。有些东西毕竟求不来,有些谜题永远解不开。有缘的,无缘的,宿命的,偶然的,哭着的,笑着的,开始的,结束的,谁说天荒地老心不变,何苦上穷碧落下黄泉。
在时间的永恒国度里,一切都是惘然。
梦者,思之所接焉。
人会做梦,是不是因为人生有太多无法实现的愿望呢?
古人诚不余欺也。
[PR]
# by fansy49 | 2005-07-30 13:10 | 芙蓉笺

海に行きたい!!

暑い日々が続いている。熱い就活も続いている。学校が今日までやっと終わった。来月からそろそろ気分転換^^クーラーがまだ慣れていない私にとって、夏一番は海しかない。
中央線のホームで電車を待ってるとき、汗が止まらない。学校へ行く途中、大学通りの樹陰が平日より少ない感じ。おかしいよそれ。どこへ行っても暑い。学校も夏モードで省電力を進んでいる。温暖化対策として納得できるが、せめて図書館の前に森を植え。
就活の環境対策として、スーツの面接をやめようか?
うれしいことに、B'zの新作アルバムは「ocean」だ。日本のどこかに、海が私を待っている。
e0025139_23272318.jpg

[PR]
# by fansy49 | 2005-07-28 23:29 | 四月物語

洪水来临

今天在家闷了一天,窗外的操场都被淹了,真好,终于见不到那些烦人的社团来我们这里训练了,希望这个周末可以睡个懒觉.
很久没上MSN,原来现在流行这个东西了,不过我好不容易把这个装修好,,,,,泪,为什么流行不等等我这样的懒人呢?
上了BLOG,才发现有这么多文学青年文学少女,我感到深深的恐惧,我只能写出我饿了我要去吃饭了这样的句子,浪费着网络资源.
不写了,我真的要吃饭了.
[PR]
# by fansy49 | 2005-07-26 19:06 | 随兴而行

台風が大好き

台風7号は26日正午現在、静岡・御前崎の南約190キロの海上を時速25キロで北北東へ進んでいる。夜には静岡県から関東地方の太平洋沿岸に上陸し、その後関東地方を縦断しながら北上を続ける見込み。(読売新聞)
今日一日中、雨が続いている。学校へ行こうと思っていたが、やっぱりやめた。テレビ番組に洪水、強風、津波警告が流れている。日本へ着てから何回目の台風かなあ?
今年、地震が多いそうだ。台風も一緒。でも好きだ。マンネリの生活が嫌いからだ。
台風のため、花火がやめるかもしれない。
[PR]
# by fansy49 | 2005-07-26 15:37 | 四月物語

无题2

今日江城春已半,一身犹在,乱山深処,寂寞溪橋畔。
e0025139_9421696.jpg

[PR]
# by fansy49 | 2005-07-24 09:42 | 芙蓉笺

こちらは日本語の部屋です

今日、BBQ食べに行った。お腹がいっぱい食べた。英語もいっぱいしゃべた。
焦っているときは、思わず日本語が口に出た。やっぱり中国語が疎外したかなあ~(涙)
[PR]
# by fansy49 | 2005-07-23 01:05 | 四月物語

忙了一个晚上

终于把以前的blog的存货转移到这里来了。
不过还是丢了好多东西55555
决定在这里安家了,明天要好好装修一下^_^
晚安
e0025139_0141071.jpg

[PR]
# by fansy49 | 2005-07-23 00:14 | 随兴而行

神田川印象

没来得及绽放的樱花,凋谢在记忆中,,,那条河流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大隈讲堂上方的天空到是很蓝,春天的早稻田。..............
e0025139_023083.jpg

[PR]
# by fansy49 | 2005-07-23 00:03 | 芙蓉笺

无题

似这般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无人怨。
e0025139_23273487.jpg

[PR]
# by fansy49 | 2005-07-22 23:27 | 芙蓉笺

写在平安夜之前

e0025139_2317677.jpg
写在平安夜之前
时间:2004-12-23

我打开电脑登陆邮箱,想着该发几张贺卡了,但是懒惰的毛病总在关键时刻发作。是的,即使勤奋,又能怎样呢,写的简单了,如白开水一样乏味虚假,写多些吧,又确实好久没有联系不知该从何写起。现实中的朋友,大多相敬如宾,网络上的朋友,也斗转星移换了几茬。如今看着邮箱中的地址,竟没有几个是有话可说的。平日里这世界纷纷扰扰,自己和周遭的联系千丝万缕,到了佳节时刻,竟是无人可相亲。终究是自己的懒惰了,先失掉了热情,觉得怎样都与旁人无干,现在只有自担后果,独自抿一口kirin,暗自感慨:真TMD没劲。

我都不说孤独了,那太抬举自己了,人活一世最宝贵的是自知之明。

从前是积极向上的主旋律革命人永远年轻,现在流行怀旧人人未老先衰,我的机子上播放着老歌,电视上放着老电影,我们的未来呢,我们的主啊你又何时才会来临。不愿去计算流年,年年怀旧来怀旧去终究太单调,更何况摆出怀旧的姿态,也不能阻挡时代的车轮,

原谅我年少的诗与风情
原谅我语无伦次的叮咛

红颜老了少年心,琴弦断了旧知音
谁来唱歌谁来听,谁喊了青春谁来应

我该怎样挽住旧时光呢,如今我常常梦着过去的分分秒秒,那属于青春的日日夜夜,它们一去不返---那是校园民谣式的感伤。人们感伤,才觉得自己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了,比起卡拉ok泡吧小资,写诗立马使灵魂得到了升华。可是,可是,我好久没有去民谣网了,也好久没有上zone厮杀了,好久没有写不知所云的豆腐块了,甚至好久没有谈恋爱了,,,,我真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去问候他们了,我早已是个叛徒。

我日复一日重复着这人生,平安夜也只是刷牙的时候多发了一阵呆,泡澡的时候多泡了几分钟,饭照吃懒觉照睡,救世主还没有来临,人大可以继续颓废下去。
[PR]
# by fansy49 | 2005-07-22 23:17 | 从前的故事

某日的纪念

靜靜地,花的飄落是這樣
死亡被表達著是這樣
世界如一出繽紛的悲劇
這世界
我讀史──
有如在黑夜中走過巨大的刑場

圖雅 1991年6月4日

--人的一生只年轻一次
你这样向我告别
15年后我姗姗来迟
你早已离开
在那个血光之夜

15年如一日
不谈沧海桑田
欲说已忘言
喝下忘川之水的
竟是我们

转眼间已入春
何处开一朵白
仿佛经冬不消的残雪
那纷纷落落的
我只能相信
是你化作了蝴蝶
e0025139_2391043.gif

[PR]
# by fansy49 | 2005-07-22 23:09 | 从前的故事

巫女阿曼

02年的文本,一个童话?我早已忘了初衷,却记得那些日子怎样的舍我而去,,,,生活终究是个真假难辨的故事而已。

时间:2004-07-29
<多少事落在掌纹之上,却落在掌握之外>
我摊开掌心,看着我的感情线,智慧线,生命线...它们那么深那么长,不知会上演一段怎样的离合悲欢.我想知道未来还会有怎样的风险.不能看也看不出,两个缠的命运有多么无辜.我走了这么远,只为找一盏灯,来照亮我的归途.
我不是一个好女巫,算的出别人的心事,却算不出自己的糊涂.在这个迷乱的世界里,只有征伐和杀戮,我见过那么多伤痕累累的心灵,却忘了哪一颗是自己的.原来这种感觉就叫麻木.
在远离海洋的内陆,在远离都市的森林,我每天都可以看到清晨升起的薄雾,看到精灵们翩翩起舞.人们称它为black forest,黑森林,只有战士们才知道它有多么美丽.可惜啊,他们总是来了又去.他们去了哪里呢?天堂?地狱?然后就会有很多烦人的僧侣来将亡灵超度. 我只喜欢在月光较洁的晚上,游荡在荒凉费弃的战场,去寻找一种花朵.它们有着和月光一样的颜色,散发着令人忘魂的香气.只有纯洁的战士的鲜血才能灌溉.它们叫做彼岸花.
我最后一次见到它们是什么时候呢?记不得了,很久以前吧,远得好像前生前世.当时我看到了他,握着剑柄的手肤色苍白,十指修长有力,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我,问道,你是谁,你在找什么?彼岸花,沉静的夜里,我听的见自己的声音如此清冷,像这月光.我是谁呢?我是女巫阿曼.
<不要再找了,世上根本没有彼岸花,没有人见过它,它只属于传说.>那个人笑着说,<只有傻瓜才相信传说.>
<没有人看见过并不说明它不存在,>我固执的寻找着,竟不觉让地上支出来的锈剑划破了长裙.<我必须找到它,我要用它做药引>
奇怪,刚才是谁在对我说话?我回过身去却空无一人.我不禁一声叹息,置身于这荒凉的战场,风吹战旗仿佛灵魂的呜咽,我想起很久以前,我听到过自己身体里某个东西破裂的声音,后来遇到了很多人,才知道那是心碎的声音.
< 我根本就没有喜欢过你,我喜欢的是一个幻影>我对自己这样说,我相信我也是这样想的,可我为什么还是听到了那个声音,心碎的声音,我想我一定是听错了.自从我来到这个村落,我确实有点喜欢这里了.虽然我知道结局会是......就当是一场冒险吧,不知道为什么爱上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不爱一个人,也不知道怎样忘记一个人.没有谁对谁错,只有无可奈何,原来这就是人间.
一天在村头,我看到了草草,那个女孩子调皮的坐在栅栏上,热情的打着招护, <早啊,幻JJ><为什么叫我幻JJ啊><听说你会魔幻的法术啊>我笑了,其实我什么也不会.我就是找不到彼岸花配不出忘情,才跑到这里来混日子.<我叫浅草无休>她说.<这不是你的真名字吧><嗯.......>她笑而不答.我说<我喜欢这个名字,你是刚来的吗?><是啊,我还不熟悉这里呢>
<晕,看你打招呼的样子我还以为你是主人呢>
<西西,幻JJ,这样人家才不会怀疑你啊,否则你会被当成偷袭的民兵杀掉的.>
<和和,纸包不住火,你要是不怀好意,迟早会被发现.>
<分特,也不帮帮我,我现在还不知道那些农民GG都叫什么名字.>
<他们有名字啊,很好记的,这个,1号,那个,叫2号,还有3号,在那边......>
<......拜托,我要是这么叫人家会被PK的.>
<可你也没告诉我你的真名字啊>
<哦,我的真名字很长告诉了你也记不住的>
<不要怀疑巫女的记忆力.>
<西西,真的没有人还能记住我的名字,因为他们都死了.>
<.........>
<我是个杀手,在我杀一个人之前,我才会告诉他们我的真名字,所以,知道我名字的人没有一个能活在世上,除非我失手.>
草草说话的时候,眼神依旧是调皮灵动的,没有一丝杀气.一个很专业的杀手,我在心里暗暗说.
<你为什么来这里?>她反过来问我,<一个巫师,在帝国里是没有什么价值的,我看你是个bug,不过放心,我不会出卖你的,只要你肯教我一些魔法.>
<我不会什么魔法,只会一样,那是我最得意的,就是......>
<什么?>
我看见她眼神中一闪而过的落莫,笑道,
<我可以让一个灵魂不再孤独>
她不由得轻叹一声,
<那你就不要再问我的真名字了,我不会告诉你的,永远不会.>
<我知道了,其实我真的很喜欢叫你草草>我微笑着,这个魔法的奇妙之处就在于,施于别人的时候自己也会受到影响.
<那你又为什么来这里呢?>我问.
<一个任务啊>她凑过来,轻声说到,<不许告诉别人哦>
<好的,我知道你的任务是什么,我替你保密>
<其实,我是奉命杀一个人,那个人就是......>
当当当当...警钟响了,淹没了草草的声音,它们怎么那么响啊,就是被重投攻城也不要这么大声吧.更何况很可能不过是几只野猪而已.
反正,总而言之,我没有听到草草的答案.在我随着人流躲进TC的时候,我不由自主的想,也许有一天,我会真的很想要草草告诉我她的真名字呢......

<谁啊,这么讨厌>我回过身去,只见一风度翩翩的少年公子,一身白衣甚是精神.
<你好,我叫白日放歌长夜浮白,朋友都叫我小白,敢问姑娘芳名,芳龄几何?>
<.......你是哪国人啊,怎样起这么长的名字?问女孩子年龄是很不礼貌的,别人都叫我幻JJ.要想活得长就不要瞎问.>
<和和,JJ所言极是.小白不乱问就是了.>小白依旧是不愠不火的脾气,不紧不慢的语气,<小白想邀请JJ村中一转,JJ觉得如何?>
我们就沿着乡间小路走了起来.

<不,我平时什么也不做,发呆而已.这么说你去过很多地方了?>
<不敢说很多.我在中国出生长大,去西班牙法兰克留学N年,老了想去地中海隐居.>
<分特,还说不多.>
<嘿嘿,不多不多,中国的MM最漂亮,西班牙的MM最奔放,法兰克的MM最浪漫,波斯的MM最阳光,可我今天才见到像JJ这样神秘的MM,怎么能说多呢.>
<和和,小小年纪就这么嘴甜,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

<师傅?你师傅是谁?>

<......没听说过,太夸张了吧.>
<和和,我就是为了拜师学艺才来到波斯的,不过没想到PLMM也不少,真是不虚此行啊.....>
<......又来了,真是江山易改,狼性难移.>我低下头去,暗想这个wings到底是谁呢,我见过一只飞鸟,却没有触到它的羽毛.有关前世今生的预感,在心中排山倒海.我有点后悔没有好好学习占星术了.
<哇,真不愧是师傅,家里农民多的像老鼠耶.>
小白一声大叫,把我拉回现实.抬头一看,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竟走到了一座小镇.
这是桃花源么?人好像太多了点儿,不过男耕女织倒也井然有序.人们看起来也很友善.千亩良田,水车庄园,好一派田园风光.
<嘿,象象,好可爱的象象喔,快过来让GG看看.>
小白兴奋不已的冲着一头超卡哇伊的波斯战象打着招呼.
<别白费力气乐,人家可听不懂你的chinese,我给你翻译吧.>
我正说着,只见象象迈着憨厚可鞠的步态走过来,在我们面前用鼻子卷起牌子:
请勿打扰
二人大眼瞪小眼ing.
接着又是一张:谢谢观赏
二人#$(&*^%^#$ing
然后:我是wings
二人吐血昏迷ing.
最后:的象象
二人........ing.
<靠,师傅就是师傅,连象象都这么NB>小白当即五体投地.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真不明白到了清明为什么一定要下雨,这雨天让我一点出门的心情也没有,要不是快要断炊了,我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来村子里换米粮.好在和平年代,日常的食物储备总是充足的,我不至于白跑一趟.当然,在回来的路上又看到了小白,因为他总是游手好闲,碰到他的机会比别人大.
小白笑道,<想不到JJ也有如此雅兴,在细雨中漫步,浪漫至极>
<错,>我说,<我要像你这么浪漫法迟早会饿死.>
说完又将怀中的米袋抱紧了些.
<分特,有我小白在,JJ不会饿死地>小白道.
<也许吧,不过你要是在我前面饿死就没有办法了.你还是作些准备吧,万一战争打起来,多储备点粮食还有力气逃跑.>
<晕,JJ怎么这样悲观,难倒最近有什么风声么?>
<不,只是巫师的直觉.你的消息应该比我灵通,只不过你要保秘罢了.>我冷冷的说.
小白突然沉默起来,我反而觉得不适了.我有点后悔刚才出口的话,即使通过灵力预知一些事情,又何必说破它们呢.小白,平日里看起来东游西逛无所事事,其实也是有他要做的事罢.上次和他一起拜会wings,他被待为上宾,他们与其说是师徒,倒更像是朋友,wings还要将他引荐给国王,一个游吟诗人,何至于此?算了,我只是个过客,知道的越少越好.
我晕,这家伙竟然倒打一耙.
<没,你怎么也不说话了?>
<和和,JJ说怕打仗,我正想怎么逃跑最快呢.到时候我可不能丢下JJ一个人啊.>
小白不愧是小白,口吐莲花面不改色是经典招牌.
<和和,JJ就要出村子了,我就不远送了,有空常过来啊.>我们正欲挥手告别,忽见村口栈道尘土飞扬,一人策马急奔而来,雨雾迷朦,看不真切,只见黑色的披肩迎风舒展,好似雄鹰展翅.
<是pizi的人.>小白低声道,却掩饰不住内心的惊讶,<他怎么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小白一句话的工夫,来人已近在眼前,我只看到了风过树梢微微晃动的新绿,还有大地轻颤的呼吸.再回头去找,已不见踪影.
<好快马>小白暗叹,<果然是蒙古精锐轻骑的实力,不负pizi将军的英名.>
我呆了一镇子,突然对来人产生了好奇,为什么蒙古帝国要派人千里迢迢来这波斯小镇呢,我看看小白,小白仿佛看出了我的疑惑,道:
<天色还早,JJ不如和小白再回村中一叙罢,我知道一家不错的茶馆,早就想邀JJ过去坐坐了.>
我欣然同意,二人再度转回村,小白说的那家茶馆就在靠近镇中心的市街上,尽管今天阴雨连绵,茶馆依旧门庭若市.

<不必了,我不懂这些,随便喝点什么就可以了.>我说着,眼神却望向店内靠窗的角落,那个黑衣人,不错,虽然我没有看清那个人的面容,直觉却告诉我,不速之客就是他.
小白看我的神情,下意识的也望过去.....
小白突然喜出望外.
<嘿嘿,你小子也在这儿呀,哪阵风把你吹到波斯来了?是不是又被哪个plmm迷住了?对了,看没看到你师傅呀.>黑衣人笑道,声音甚是爽朗.
原来他们认识,也难怪,像小白这种云游四方的人,交游广泛不足为奇.
<我这次是专程回来看望他的,但很可惜,好像白跑了一趟,怎么,你找他有事?>
<是啊,是pizi叫我来的,想请他帮忙调查一件事.你没有听说吗?有人企图行刺pizi.>
<什么?>小白大吃一惊,手中的茶盏不禁微晃了一下.
<幸好刺客并没有得手,不过让他跑掉了,现场只留下一点线索.>
说着,swsky从怀中掏出一个纸包,打开来,我不禁哑然失笑.
那是一片极其普通的树叶,在这里随处可见,来自黑森林里走不出两步就可以遇到的树种.这是线索?
swsky看出了我嘴角的一丝不屑,笑道,
<让姑娘笑话了,在我们哪里可没有这种东西,所以pizi怀疑刺客来自波斯,不,也许只是在这里住过.>
听了这句话,我不禁一呆,在这里住过,一个过客...草草,是她么,好些日子没有看到她了,浅草无休......
<天,让我们就凭片树叶大海捞针的去查?换谁也办不到呀.再说,你们怎么不想想也许是人家故意留下来嫁祸的呢?>小白道.
< 我的好兄弟,我一想这些就头痛,估且帮我转告wings,我也好回去复命.nnd,累死我了,跑了一天,这是什么鬼地方,连个像样的酒家也没有,喝不到好酒...>swsky说着,灌了一口茶,<呸呸,连这茶都像兑了水了,比我们那里的淡.小白,你可不能让我白跑一趟.>
<放心,我尽力而为,>小白说道,<幻JJ,这次可还要靠你帮忙哦.>
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那就拜托各位了,我先告辞了,>swsky起身道,<茶无好茶,酒无好酒,下次看到wings可要讨回这笔账.>
swsky话音刚落,就听得一个声音响起,音调不高,却字字清晰.
<好茶须品数遍,好酒须酿百年,你要找那个人讨账,可惜他已经死了.>
我循声望去,只见对面桌上,一人懒散的靠在那里,他是什么时候来的,不知道.一身布衣,却掩饰不住一种气度,神色忧郁,斜风细雨中,给人以不真实的幻觉.
小白和swsky见状,不约而同的叫起来,
<哇靠,诈尸啊.>e0025139_233211.jpg
[PR]
# by fansy49 | 2005-07-22 23:05 | 从前的故事

忽尔炎夏

e0025139_2258741.jpg
忽尔炎夏
时间:2004-05-31

怎么这么快就到夏天了呵,走在车站里,扑面而来的热浪让我几乎窒息。

女孩子们挽起裤脚,露出藏了一个春秋的雪白的小腿肚来,五颜六色鲜亮的裙摆纷繁招摇,真真叫乱花渐欲迷人眼。令我惊讶的是她们一个个踩着高跟鞋赶电车,居然噌噌跑得飞快。

这个夏天,不由得让我头脑发空,只想坐在屋里吹着空调吃着冷饮消磨时光,然而同时亦心知,时光于我已是分秒必争。
[PR]
# by fansy49 | 2005-07-22 22:58 | 从前的故事

情关(三)生死恨

悠悠春暖,寂寂芳闺,那时的女子们,十三学织素,十四学裁衣,十五弹箜篌,十六习诗书,为的是在最好的年华里遇到那个最好的人。可是谁又那么幸运啊,遇到了对的人以后,从此一段缱绻,几世姻缘,生生死死的爱情,被后世传唱成歌: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人以身相许,天南地北,老翅几回寒暑。。。歌声袅袅,诉尽衷肠,纷纷碎裂的,是往日的时光。那唱歌的女子也是容颜清丽,绝代芳华,只是歌声里充满了不尽的幽怨惆怅。这比翼双飞永结同心,总是人家的美满姻缘,自己也只有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恨这红尘渺渺终不遂人愿,浮云世事多生变。
那一年,李莫愁16岁。
这初下终南的女孩子,天真烂漫,笑靥如花。一入江湖,便有翩翩少年对其眷顾,二人结伴同游,两情相悦,人在身旁,如沐春光。那时候的爱情啊,李莫愁后日回想起来,也是芳心只共丝争乱。春日苦短,人世苦长,临别二人锦帕相赠,红花绿叶,相偎相倚,切切情深,莫失莫忘。谁料后来陆展元移情别恋何沅君,李莫愁自此恨山恨水恨风恨月,一生的幸福灰飞烟灭。
世间情变,多是曲折复杂,是非难辩,陆展元遇到的,不是温柔婉约的程英,亦不是活泼任性的陆无双,也不是纯真善良的公孙绿萼,更不是聪慧可人的郭襄,而偏偏是李莫愁,偏是那个在感情上那么偏执那么绝对的女子。当时的海誓山盟,她念念不忘,任你弱水三千,我也只取一瓢饮。可惜啊,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心人易变,任你柔情万种还是执着不舍,也免不了一场心伤。李莫愁本是心高气傲不输人,又如何能勘破情关?虽然此后一生做了无数错事,她心中也只想,只要陆展元能回心转意,错一千次一万次又何妨。只可叹她不懂世人,世人亦不懂她。
她初遇程英时,见她生的容貌秀丽,便说:"你这等模样,他日长大了,不是让别人伤心,便是自己伤心,不如及早死了,世界上少了好些烦恼。"程英当时自然不懂,谁知日后竟成箴语,她长大后遇见杨过,从此一生相思难解。然而李莫愁也不会想到,同样的痛苦,也会有不同的结局,李莫愁是不能承受他人对自己心中完美爱情的背叛,却不知爱情亦可因遗憾而完美。
断肠崖上,程英对陆无双说:“三妹,你瞧这些白云聚了又聚,散了又散,人生离合,亦复如斯。”话虽如此,转过身去,却是清泪暗洒,自此别君后,断肠人在天涯。
那时,李莫愁因情花毒发,心痛而了无生念,虽身处火海却不避,直至歌尽人亡。其实她一生内心哀怨痛苦,何尝比死了快乐,这等凄惨下场,旁人看了也是恻然生悯。她若是看到程英这般,不知心中会作何感想。难道真的要用那短暂的幸福时光,来温暖余生的寂寞凄凉?
这漫漫一生的思念,也是与他人无关了。世事如水,人心善变,面对注定要失去的,谁又比谁幸运多少?那些美丽传说背后的寂寞红颜们啊,对于她们,春天,短不过一朵花开的时间。或是一生怨恨碧落黄泉两茫茫,或是一生忧伤天涯思君不可忘,无论怎样,面对自己深爱的人,也只能默默转过身去,不去看他们,怎样慢慢走远。
人去也,自经年。
[PR]
# by fansy49 | 2005-07-22 22:30 | 从前的故事

情关(二)误红颜

一部射雕,从塞外大漠狂沙到杏花烟雨江南,洋洋百万字,我只能断断续续的看完.不为感慨郭靖黄蓉的爱情神话,只是追着看帅哥小王爷的生平,妄想为杨康翻案,有点恶趣味.说到翻案,别人也早翻过了,而且还说的头头是道,使得我对杨康好感日增.唉,没办法我天生就是喜欢反派谁叫他们都那么帅.都说美女爱英雄,可美女也爱帅哥.穆念慈这么漂亮,就对杨康爱得柔肠百转难离难舍.其实偶们的杨康同志还是有很多优点地,论长相英俊潇洒玉树临风,论地位堂堂金国小王爷也能呼风唤雨,论武功是全真教邱处机的亲传弟子,论头脑更是聪明伶俐机变百出.如果说郭靖是实力派,杨康就是偶像派,虽然从小长在金国接受了和平演变,但出身是根红苗正的大宋贫下中农,基础是良好地,还是可以改造地.其母包惜弱更是以身作则住草屋,时时刻刻不忘忆苦思甜.有着这样良好的家庭教育,我们的杨康同志从小就有了很高的阶级觉悟,长大后更是冲破封建家庭的束缚和江湖卖艺女子穆念慈自由恋爱,其间亦为民除害杀死了恶少欧阳克,大快人心.可惜时运不济天妒英才,铁枪庙中竟误死于桃花岛小妖女黄蓉之手,呜呼哀哉.回顾杨康同志短暂却光辉的一生,我感慨万千.都说每个英雄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伟大的女人,想到穆念慈一生戚苦只为情关难渡,我不能不为其感叹伤怀.


穆念慈生性纯良,红颜如水.比武招亲动芳心,爱的是杨康的地位权势吗?非也,否则她也不会因为杨康认贼作父不肯和完颜洪烈决裂而几次痛心离开.穆念慈是正统人家的好女儿,她深知杨康的所作所为为正道所不容,但不知为什么就是割舍不下.杨康的一举一动,都让她梦绕魂牵.如果说一开始杨康对其还有轻薄戏弄之意的话,到了后来却是真真切切的把她放在心上了.虽然他在其它事上多次哄骗穆念慈,但在感情上却没有对她不起.穆念慈内心有软弱的一面,别人对她的好,她总是念念不忘,以至纵是对方有天大的错,也狠不下心来.于是她便一次次的原谅杨康,幻想他下次能改过自新,以家国为念.殊不知杨康认贼作父实也怪不得他,完颜洪烈于他有养育之恩,十几年来对他又极好,杨康若是因为他是大宋的仇人便不念养育之恩对其下杀手,到让人觉得是翻脸无情了.可惜穆念慈不是黄蓉,她忠孝观念根深蒂固,所以才会在感情和道义上苦苦挣扎.但这情天很海,越陷越深,终是误了此生.


旧版<射雕>书中,本来是安排杨康死时穆念慈在身边随其殉情自杀的,可这么一来整整一部<神雕侠侣>就没有了.于是后来改成了杨康死时无人相顾,弃死破庙,穆念慈远在他乡生下杨过,后与郭黄二人偶遇才知其死讯,真是道尽世间悲凉.自此我一直奇怪,郭靖黄蓉若侠义心肠,为何不想法周济故人之妻,反而一别经年,十几载对其不闻不问,想穆念慈母子二人孤苦伶仃,度日艰难,甚是可怜.纵是日后郭靖夫妇偶遇杨过对其多方照顾算是补救,可中间这十几年呢,总是情理不容。后来我想通了,好穆念慈,她虽然是一弱女子,可也是倔强要强不肯求人,如何能受他人接济度日.想当年爱了杨康,虽恨他不忠不义,可对这一往情深,也终是不悔.未婚生子也罢,受人白眼也罢,任你百转千折,自是柔韧如丝.来生再遇他,仍是放不下.


后来在<神雕>中,讲穆念慈在杨过十一岁时染病身亡,这个苦命女子的一生,就这样被一笔带过了.好在杨过照她的移言,将她的骨灰和杨康合葬了.九曲黄泉,迢迢路远,二人终是可以再度相会罢.


在世间,人们也不再提起那个曾经风光无限的小王爷.只有他对穆念慈的情,才让我心怀感念.人的一辈子,终不过如此,功过是非,忍把浮生,换了浅斟低唱-----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
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
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
[PR]
# by fansy49 | 2005-07-22 22:25

情关---分飞燕

华山之险,天下奇绝,我虽未身临,却神往已久.只想令狐大侠在玉女峰思过崖上率性一跃,落地距危崖边不到一尺,当真是心高意远,大侠风范.无怪乎小师妹在一旁看得性起,也要玩上一玩.想那时,正是二人最幸福的时光.
一直觉得岳灵珊和令狐冲若能在一起,将是金书中最幸福的一对.同门学艺,两小无猜,青梅竹马,悠悠十载,岳灵珊爱玩爱闹,令狐冲亦生性洒脱,二人正是兴趣相投,岂有不合之理.然而世事未必会像预想的那样发展,思过崖上的一年,岳灵珊由开始雪中送饭的情深意重,到后来不愿上崖相见的冷淡无情,其中又有多少误会,猜疑,隔阂,错解,原本好好的人儿,最终劳燕分飞,各自歧途.后来岳灵珊深深的爱上了林平之,令狐冲也只有眼睁睁的看着,黯然神伤.
读过<笑傲江湖>,才觉岳灵珊是那样的生动,仿佛是熟悉已久的邻家女孩.她的任性骄傲,天真痴情,都是如此真切的存在.比之其它不是太过聪明就是太过漂亮的女主角,岳灵珊的不完美却因其真实而显得完美.她的移情别恋,痴心不悟,也是现实中女孩子亦会遇到的感情纠葛,爱断情伤.反观林平之,一出场便是身世坎坷的翩翩美少年,他的孤傲深沉,和令狐冲的洒脱不籍形成了鲜明对比,我们又怎能苛责岳灵珊呢,她对林平之,就如大师兄对她那般,也是一往情深至死不悔的阿.二人更是在旷野雪地处写下海枯石烂两情不渝的誓言,读到此处,我也只有为令狐冲心痛,你深深爱着的人,却深深的爱上了别人,又有什么法子.到了后来,林平之复仇心切,练了<辟邪剑法>,加上以往的种种经历至心理扭曲,在大仇得报后竟亲手杀了岳灵珊,杀了世上唯一真爱他的人,亦可恨可怜.只叹岳灵珊,临终仍痴情不改,托令狐冲照顾林平之,说他身世可怜,孤苦无依,在令狐冲忍痛答应后,欣慰的唱起了林平之教给她的福建山歌,直至歌声渐唱渐低,芳魂去了.那一瞬间,不单令狐冲,我也仿佛觉得整个世界似乎一下子死掉了.原来岳灵珊竟是长久以来点在令狐冲心中那盏不灭的灯,虽然微弱渺茫,却是不肯放弃的希望.
被心上人背叛的如此彻底却又毫无怨恨的,世上唯冲灵二人而已.
岳灵珊的死,至此成了令狐冲一生的隐痛.然而令狐冲毕竟是令狐冲,纵使对小师妹千般难舍,也不失洒脱,不会陷入无尽的怨艾里.于是后来有了盈盈相伴,有了一曲琴萧和奏的笑傲江湖.但我心下却依旧恻然,有点好笑了,知道令狐冲是忘不了小师妹的,忘不了那瀑中练剑的心醉.只不过盈盈是聪明的世故的,知道自己想得到什么能得到什么.只要令狐冲在身边做个好丈夫,不负自己的深情,其它的又怎会计较.世间情事,大抵如此.只有我偏偏多事,愿在一旁揣测,冲灵二人若能在一起驰骋江湖,行侠仗义,该是怎样的一对璧人.而做个入世的侠客,当比归隐山林抚琴弄萧更合令狐冲的本性.可惜这不过是自己的一相情愿罢了.
自此以后,岁岁年年,令狐冲会想,小师妹坟上的草又青了,她有师娘做陪该不会寂莫了...曾经刻骨铭心投入过的,纵是去似朝云无觅处,也是绝计无法忘怀.世人的悲哀正是如此,丢不下放不开.而那些以为忘怀了的,幸福如令狐冲者,也会被午夜梦回时突如其来的回忆刺痛,冲灵剑法的一招一式,小师妹的一颦一笑,好景似梦,好梦难追.
人心便有一个缺口,映出了昨日幸福的幻觉,那光景,不知魂已断,空有梦相随,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
我有心莲一朵
久被尘劳系锁
一朝风吹花落
幽魂且伴清波
[PR]
# by fansy49 | 2005-07-22 22:16 | 从前的故事

某些人某些故事

某些人某些故事
时间:2004-05-25

几日前重温灌篮高手,想起大二的时候正经看了一阵子的SD同人,可惜那时距最后一次看原作已经年代久远,竟是不知不觉把他人笔下的人物当了真。

其实SD还是很好看的嘛,笑。那样的热血青春啊,会为一场比赛全神贯注心无旁骛,多好,多么单纯。单纯中却自有一股帅气,那时的喜欢,也是因为他们笑傲球场的美丽人生吧,这年代不再流行的拼搏志气,当时确确令人心折的。

想不到他们还能打动如今的我。

好友说翔阳那场比赛她看了无数遍,我说当年曾为了看他的一个镜头坚持到片尾曲放完,突然想起曾经画过的画,是的,我竟然是画过他的,那么认真的画过,自己缱眷青春里喜欢过的人。

自己都记不起来了呢。我喜欢的藤真,是什么样子的呢?

什么样的人,可以对篮球热爱而不偏执,对胜利渴望却不患得患失,在冷静与热情之间,笑,多么完美的距离。

所以我现在已不再去看SD同人,我喜欢的人,永远停留在高三那年夏天的阳光里,对于未来,他们有着无尽的希望的。

多么美好,美好得让人想流泪,,,,
[PR]
# by fansy49 | 2005-07-22 22:08 | 从前的故事

传道书(Ecclesiastes)

《少年人哪,你在幼年时当快乐。在幼年的日子,使你的心欢畅,行你心所愿行的,看你眼所爱看的,却要知道,为这一切的事,神必审问你。 》
多年前的圣诞夜,我去见你,穿越了半个日本列岛,夜行列车上的人们都睡了,脸上挂着归家的喜悦,多么美好,多么美好,我的心是快乐的,因为要见到你,而我还那么年轻。
教会的朋友送我卡片一帧,淡色花边素雅字体,上面的话我不懂,我少年时如何快乐,我怎么能左右自己的悲欢?幸福是不是你爱着一个人,而那个人也恰好爱着你,这命运中的千万分之一。
是你的,终究会守信约,背弃不可欺瞒不可神灵在上日月昭昭,然而,
《银链折断,金罐破裂,瓶子在泉旁损坏,水轮在井口破烂》
原来一切都不过沧海桑田。
我不知道人为何而来,又为何要走,谁冥冥中看到了你,又莫明欣喜。这样的事情我尚且不知道,将来的光景谁又知道。人活多年,就当快乐多年。然而也当想到黑暗的日子,因为这日子必多,所要来的都是虚空。既是如此,那我是永远不会怨恨了,我所拥有的也是曾经,也是虚空。唯有不知何处的神灵看着这一切,我爱的人呀,我终究是该感谢你么。我知道自己曾经有多么懦弱多么卑微,爱有时恨有时,伤害有时感激有时,如今方知余生苦短,所爱的永远是爱,对永是不是错真永是真。

这人生美丽得令人忧伤,如同我多年后懂得了那些话,逝去的日子已是永远逝去了。
传道者说,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
[PR]
# by fansy49 | 2005-07-22 22:03 | 从前的故事

恰同学少年

e0025139_21364920.jpg
恰同学少年
时间:2004-12-23

十五年前,我曾活的很滋润。入队那天,天气特别好,我的心情也格外爽,蓝天白云微风大太阳,红领巾在胸前飘呀飘。当时的红领巾是很简陋的一块红布,一洗就会掉颜色的那种,上了三年级以后换成了红绸子的,小学毕业前才改良成了仿真丝的。不知道现在的小孩都戴什么料子的红领巾,反正颜色是不会变的。本来入队让我有一种优越感,可很快这种优越感就没了,因为一打架对方就会揪住你的红领巾,使自己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所以上学我都不愿意戴红领巾。可恶的是校门口总有几个管校纪的值周干部站着,谁不戴红领巾就不让进校门。后来我想了个办法把红领巾系在书包上,大摇大摆的就进去了。

小时候大人问我想当什么官,我就说联合国秘书长,因为心中一直以为联合国秘书长是全世界最大的官。可一直到三年级我才混了个小队长,到四年级升为学习委员,五年级又兼任语文科代表,可谓大器晚成型。我一向健忘,上学总是记不起来戴干部袖标,老师看见我没戴就以为我把袖标弄丢了,就又给我新的。到了毕业我竟有了不下一打的“一道杠”,两道杠“,可惜那时候我没有经济头脑,否则把这些袖标买给同学让他们过过官瘾,真是有权不用过期作废。那时对大队辅导员有着天生的阶级仇恨,一直也搞不明白大队部除了产生一支天天制造噪音的鼓号队和培养一群专门监视出卖同类的特工之外还能干什么。更重要的是,我认为大队辅导员是有眼无珠,当时的大队长是个漂亮MM,长的像白瓷洋娃娃,我生气她让那个白痴娃娃当而不让我当。后来便幻想着有一天能搞政变,一直幻想到毕业我终于绝望的承认,我这辈子再也不可能当上少先队大队长了。

我仅有几次去少先队大队部办公室都是去取订阅的报刊杂志。当时我们的精神食粮是少而精,我记得<小学生优秀作文><小学生报>是必定的,虽然我几乎不看。<小学生优秀作文>是八股文的启蒙教材,高级教材是<中学生优秀作文>。<作文通讯>当时算是比较软性的了。真想不出现在的孩子读着安妮宝贝追随着韩寒会是什么样子。反正那时候的我们是根红苗正的共产主义事业接班人,唱的是<红星照我去战斗>,偶像是英雄少年赖宁,零食是大大泡泡糖,口号是时刻准备着,每天做第二套广播体操,课间还有眼保健操。。。。。。真是健康向上朝气蓬勃意气风发,就差迈进新时代了。

北方的寒假特别长,每到放假学校便买学生电影联票,我们都要摊派性的买一些,4毛钱一张,至少要买十张。我这么长的寒假竟没有时间去看一场电影,我都在忙什么呢?反正不是忙作业,我们不是把作业在放假前全写完,就是拖到开学前在集中赶,整个漫长的寒假是不会让它荒废的。我喜欢爬在矮矮的雪堆上幻想自己是在征服南极,或是划着自制的冰车在冰封的河面上玩耍,要么就是翻墙跳进公园搞点破坏,再不济也可以躲在家里看<变形金刚><太空堡垒 >。记得<花仙子>里的小培,还有会唱歌的明美,为了要两角钱买她们的贴纸和父母软磨硬泡,好不容易买到手了能美上一个星期,还小心翼翼的收藏起来,舍不得贴。我现在还留着一部份,有<射雕>的,还有后来的<圣斗士>和<七龙珠>。寒假再长也要开学啦,我特盼开学典礼,因为可以大家一起看电影,虽然看的多是革命老片,什么<小兵张嘎><地道战><永不消逝的电波 ><英雄儿女>等等。我还是满怀期待,而且表彰三好学生的时候还可以上台走一圈。除了校长的讲话实在难熬之外,总体来说还是愉快的。记得看<妈妈再爱我一次>,老师事先就嘱咐带好手绢,我看同学们哭的都不行了,自己却是一滴眼泪也没掉。到是后来看<焦裕禄>,大家吃着瓜子有说有笑,我一个人在一旁拿红领巾擦眼泪哭的稀里哗啦的。小学最后一次开学典礼,终于看了一部港台片<纵横四海>,使我终身难忘。除了开学典礼,开学真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不过好在还有春游,因为我终于可以理直气壮的和父母要钱买零食了。其实我们春游年年都去一个地方,就是城郊的皇陵,一个还算有山有水的地方,但我还是盼,年年盼,小学六年级最后一次春游,终于对去了六年的地方厌倦了,再也不想去了,到现在为止已经有十年没有去过了。。。

我那等待着放假等待着春游等待动画片的童年。

小学时最不解的就是为什么一定要男女同桌,每当我看见老师安排女生和女生做在一起时就会眼红的要死,要知道我可是苦大仇深,和同桌的巴以纷争以到了白热化的程度。三八线就不用说了,每天还要忍受他塞进书包书桌里的毛毛虫苹果核废纸屑什么的,看见他在我干净漂亮的作文本上画满了红叉,我真是怒火中烧,抓起文具盒书包什么的(当然是他的)劈头盖脸的就会砸下去。后来发展到掐,可我总是练的不到家,每次他都说不疼还扮鬼脸。我忍无可忍,在日记里狠狠的骂了他一顿,强烈要求老师换座,可总被老师以好学生要帮助差生的理由驳回。没办法我忍到了五年级终于脱离了苦海,他被老师调走了。不过调走后他好象乖多了,虽然仍旧踢踢蹋蹋说脏话不好好学习,但还好不再搞恶作剧了,后来他问我数学题,突然说我还是换回去罢,吓的我回家又作恶梦了。后来换了好几个同桌,我曾帮其中一个写作业换<圣斗士>看,还有一个乖乖仔是我唯一的优秀生同桌,后来我们一起考上了省重点,居然又是一个班,害得我初中开始就绯闻缠身。情况一直持续到他高中追到我班一 MM做GF为止才有好转。后来有一小帅哥同桌,天天唱郑智化,<水手><星星点灯>什么的就不用说了,他唱的最多的还是那首 <阿爸的故事>,内容挺伤感的,和韩红的<天亮了>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讲煤矿工人的感人故事,可再感人的故事唱多了也成了鸡肋,他就在那里每天唱,“阿爸在坑里向下挖,挖,挖。。。”我终于被逼的河东狮吼了,“挖什么挖,挖你个头”,后来看了大话西游,周星星居然向我学,#% &8‘)&’%。有一阵子他每天没事就问我,“我头发乱不?”还对着我文具盒里的小镜子照来照去,后来才知道当时他在狂追我班班花,还为了她和一个新转来的不良少年打了一架。那个不良少年总是叼着一根烟,也没见他抽过,我想可能是做个姿态和我们这些祖国的花朵划清界线。当时他刚转来就和我们学校的体育老师干了一仗,那个体育老师还是我们漂亮班主任的男朋友,大家为此开了一个班会,讨论要不要把他开除,我们的痞子班长还带人去教导处请愿,班会上,班花哭的梨花带雨,,说,”我们就不能试着理解他一下吗?”后来记了个过也就算过去了。不过后来有一天听说他找了好多外校的兄弟要来向我班男生寻仇,我的同桌就披着军大衣抄一把铁锹冲出去了(注:冬天经常要扫雪,铁锹是教室里的常备物资),后面还跟着一群人,大家在操场上转了半天也没发现有什么敌情,最后我们班的古惑仔们就怏怏的回去了。印象中那个不良少年笑起来挺天真的,小学毕业后就再也没见过,当年他和班花混的挺熟,毕业后的一次聚会上,最后一次见到班花,大家聊了几句她就说,“我男朋友在等我呢我先走了”,我也没好意思问她记不记的那个不良少年。至于我的同桌,他后来去了英国,去年回国还看见他。那次聚会大家都喝了很多酒,男生们开始摔酒瓶子,痞子班长好象醉了,说着或荤或素的笑话。其实我们刚毕业不久,还不知这一别是多少年,最后我们在湖边照了一张像,阳光明媚,我傻傻的穿着白毛衫系着红领巾,笑的明朗而忧郁。

那些渐渐长成的青涩少年们啊,那些含苞待放的花季少女们啊,如今你们是去哪里了呢?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PR]
# by fansy49 | 2005-07-22 21:37 | 从前的故事

试试中文

好像还可以
e0025139_21373731.gif

[PR]
# by fansy49 | 2005-07-22 16:55 | 随兴而行


当現実和我的理念発生冲突的時候,以我的理念為准,因為現実会向我的理念靠近 by dd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